•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祖屋里的乱伦

    发布时间:2020-10-04 00:01:38   

    我和妻子雅雅的旅游证件给警察扣留了,想要逃去外国也不行。『去我乡下祖屋。』在我提议下,我们全家匆匆上车,由我开车直奔乡下的祖屋。

    我已经差不多十年沒回去乡下了,我本来就喜欢城市,所以十年前爸爸过身后,把房子田地都留给了我哥哥阿标,我也继续回到城市做陈老闆的司机。我本来有个嫂嫂,但却跟另一个男人走了,只留下儿子小勤跟阿标生活,一年前小勤也结婚了,阿标寄照片给我,他的媳妇小悦还真漂亮,乡下人真早婚,十七、八岁已经结婚了。

    车程大概有四小时,我们早上出发,过了中午才到乡下祖屋。

    我们的祖屋还真有点怪,只有我们这一户是建在西边,乡里其他人都住在东边。不过这样更好,相信隐敝,适合我们逃亡。

    阿标、小勤和小悦见到我们来,都热情地招唿我们,我们甫一坐下,小悦已经端来热茶,说:『叔叔,请喝茶。』我这时才发现我哥哥这个媳妇年经轻轻,却生得花容月貌,不施脂粉,已经能和城市的大美人相比。最奇怪的是,她双眼闪着秋波的光辉,是那么诱人。

    他们盛情招唿,我们就住下去了,我们一家就住在爸爸原来留给我的那间大房子里。我和妻子一张床,两个女儿就睡另一张床。

    这天我喝得很多汤,因为乡下的食物很新鲜,煮出来的汤实在太好喝了,我喝多了,半夜要起身尿尿。我其实不喜欢半夜去尿尿,因为厕所设在祖屋后面,乡下晚上沒电,黑麻麻的怪可怕。

    幸好这一夜有明亮的月色,这夏天晚上天气还很热,乡下沒冷气,所以我起床看到两个女儿的睡衣都翻起来,露出可爱的肚皮,在夏威夷晒了一层浅棕色。我走过去仔细端详这两个女儿,真的都是天姿国色。小女儿小静已经被我弄到手了,这个大女儿小婷是更漂亮,发育得更好一些,使我唾涎欲滴。

    我偷偷把小婷宽松的睡裤往下拉,她的小内裤很轻易地露了出来。我的手指扣在她内裤边上向下一扯,下腹突然露出一大截,连她微微隡起的阴阜也露了出来,藉着月光看到她胯间已经有薄薄一层短毛毛,色泽还是浅浅的。我伸手想要摸一下的时候,她似乎察觉了,转一转身,吓得我缩回手。

    『还是去尿尿吧,別在这里胡想。』我自言自语着,就悄悄地走出房门。

    当我经过侄儿小勤的房间时,里面传来阵阵的呻吟声。

    『一定是小勤和小悦两小夫妻在温柔乡了。』我看看房间的窗子沒关,大概是夏天的原因吧,『我去偷看一下也好。』想到这里,我就来到窗下,半蹲着,偷看进房里。

    当我看进屋里时,我吃了一惊。今晚的月色把房里照得相当明亮,小悦全身已经被剥得像初生的小猪那样,使我吃惊的是,骑在她身上的,竟然是我哥哥阿标,而他的儿子小勤站在一旁,用力搓弄着她妻子的那对娇乳。

    『啊……爸爸……我们不能这样……啊啊……轻一点……』小悦呻吟着。

    我哥哥这个农夫熊背虎腰,骑在小悦身上,把肉棒不断地挺着,每一下都重重地插进小悦的小穴里。

    『我的好媳妇……我是帮我儿子……我也不想他无后……』阿标说完奋力地把肉棒挤进去又抽了出来。

    我这时才明白,原来小勤在性方面是有问题,所以我哥哥才代替他这个独生儿和他媳妇造爱。但我不明白,为甚么小悦肯这样做。

    『但……爸爸……这样是乱伦……』小悦给阿标幹得气喘吁吁,『啊……噢……而且……叔叔今晚来……会给他们知道……啊……』

    阿标好像不想她说话,嘴巴凑上这可爱媳妇的双唇,舌头缠着她舌头,津液不断流进她的嘴里。小悦这时只能『唔唔』发出声音,说不出话来。

    我哥哥粗大的肉棒『扑滋扑滋』地抽插进着小悦的淫穴。小悦这时经受不了阿标的狂干,也开始浪了起来,忘记她的小丈夫小勤还站在一旁,轻轻揉着她的奶子。

    『啊……爸爸……你的鸡巴……太大了……太粗了……慢一点……哎呀……啊啊……我受受不了……』小悦婉啼起来。

    『好媳妇…小勤不能盡他的义务……现在我来给你尝尝真男人的味道……』阿标开始有点气喘,对旁边的小勤说:『好儿子……你別怪我干你老婆……像她这样美丽的女孩……你不餵饱她……她迟早会到外面偷吃……然后像你妈妈那样一走了之……』

    小勤在一旁,点点头沒作声,继续抚摸她的妻子。

    『怎样……好媳妇……我餵你饱不饱……』阿标这时抱起她的屁股,肉棒插得更深了。

    『啊……喔喔……爸爸……你插得我……好舒服……我给你填得满满……很饱了……』小悦这时已经不顾一切,说出淫话来。

    『那你会不会去偷吃……』

    『啊……爸爸……我不会偷吃了……你每天都来干我……餵饱了我……我不会偷吃……』

    阿标听到小悦诱人的浪语,更是用力的抽插着,这个姣好的小媳妇也随着他的动作,屁股也上下的配合着,使那肉棒每次都深深地插进她那洞穴的深处。

    『啊……爸……我快要洩了……快用力插我……插死你媳妇……再干深一些……啊……啊……』小悦高潮来了,把我哥哥抱得紧紧,淫汁沾满了两人的私处和大腿。

    阿标这时也『啊』地一声,白汁状黏煳煳的精液沾满了两人的胯间和大腿。

    我这时在窗外看得也差一点射了出来,尿液胀痛了膀胱,连忙走在屋后的厕所解除负担。

    『老弟!』我本来都很怕黑的,突然给这样的声音吓得胆都破了。我回过头来,原来是哥哥阿标也来尿尿。

    『你刚才在窗外是不是看得很爽?』阿标一边拉尿一边对我说。

    我有点脸红,刚才我鬼鬼祟祟在窗外偷看,他竟然知道了。但我回心一想,不应该是我面红,他才要面红,姦淫自己的小媳妇,乱伦一套,还会笑我吗?想到这里,我便从容起来。

    『是啊,你好像把你那媳妇幹得很爽。』我见他脸上有得意之色,便问他:『你怎样能勾引她呀?她还这么年轻,怎么会愿意给你幹?』

    『嘿嘿……』阿标拉完尿,低声对我说:『我用一种草药,浸在汤里,然后煮给全家喝,喝了三天药力就能够使女人淫荡起来,每次奸她,她便会欲拒还迎……老弟,你忍耐一下,三天之后,你老婆也会这样爽的……』

    就是这样我们住了下去,每晚我都起床偷看我哥哥在姦淫他媳妇。他每次完事后,都会和我打个招唿。

    第三夜,我起床准备再偷看的时候,阿标竟在我房门外,他对我说:『嗯,时机到了,你今晚也可以玩玩我那小媳妇。但是先试一试你老婆吧。』我还沒同意,他已经推门进来,直接走到我妻子的床前。

    雅雅睡得正甜,阿标一下子就把她的睡衣掀起,把她两个圆大的奶子抖了出来,雅雅从梦中惊醒,见到在她面前是阿标,说:『大叔,你想做甚……』话未说完,阿标的嘴凑了上去,我妻子竟然沒怎么反抗,用手环抱着我哥哥。

    『我喜欢……我很想得到大鸡巴……好哥哥……干我吧……』我太太说完,自己脱下了裤子,然后解开我哥哥的裤子,掏出他的肉棒,在手里轻抚着。『好哥哥……你很大啊……我要你把这大鸡巴插进我的淫穴里……干我吧……』

    我哥哥很高兴,说:『老弟,我很久沒尝过这种成熟女人的滋味了……哈哈哈……』

    果然哥哥的草药药力很强,把我太太弄得这么淫荡,虽然雅雅年轻时候也给陈老闆姦淫过,但到底事隔多年,现在竟然要看着她给自己的哥哥干,我心理有点受不了。

    正当我想说话时,阿标对我说:『还呆在这里幹甚么,你看不到药力很利害吗?老弟,大家各取所需吧。小悦在隔壁房等你呢……』

    我想起小侻那甜甜的容貌加上姣好的身裁,便动身走向小勤的房里去,走出房门时,我回头看到我哥哥那门大炮已经攻入我爱妻雅雅的海港里,雅雅还把屁股挺起,完全接受他的攻击。

    当我走进小勤房里时,小勤已经乖乖地站在一边,说:『叔叔,你好,今晚要你来帮忙,真不好意思……』

    我哈哈一笑说:『別客气,小侄儿,你老婆还真漂亮,我求之不得呢。』我的话把小勤和小悦都羞得满脸通红。

    小悦说:『叔叔,你见笑了。』她慢慢解开衣服,她穿得是那农村的衣服,当然不漂亮,但在衣服里露出雪白般的肌肤,却使人感到她像贵族。

    小勤说:『叔叔,別客气了,盡情享用吧。』

    他那漂亮的妻子也说道:『叔叔,你真的不用客气,今晚就盡情发洩在我身上……』她已经把自己全身脱光,然后靠过来,依在我的身上,主动解开我的裤带。

    她蹲身下去吻我的肉棒,我看着这张美丽的脸孔正埋在我下体那黑毛毛的地带,心情很是兴奋,所以肉棒很快就竖了起来。小悦纯熟地用嘴含着我的龟头,吮吸着,还有舌头挑逗着。

    我受不了她这样的挑逗,肉棒胀得很难受,就冲动地把她推倒在床上。

    『叔叔……来吧……来盡情干我吧……』小悦自己抱起两腿,贴在自己的乳房上,她下体那两片黑红色的大阴唇张开着,露出鲜红的小淫穴。

    我不能再等了,提起矗立的大鸡巴,对准那小淫穴干了进去。

    『啊……叔叔……你真厉害……鸡巴比爸爸还大……盡情干我吧……啊……啊……』小悦很懂得呻吟,看来她已经给我哥哥幹过很多次了。

    我摇动着粗腰,把肉棒一次又一次地搅进她的淫穴里,脑里面想起我的房间里,爱妻给哥哥骑着姦淫的模样,不禁对压在自已身底下哥哥的媳妇动起粗来。我开始用力左穿右插起来,把小悦那个小洞穴口弄得歪来歪去。

    『啊……啊……叔叔……我快给你幹裂了……再用力点……啊……啊……』小悦开始气喘吁吁,说话都有点吃力。

    小悦到底还年轻,也沒生过孩子,她那小穴把我的肉棒紧紧包住,当我磨擦的时候,一阵阵快感从鸡巴传上大脑。

    『啊……救我……爸爸快来救我……』这声音不是小悦的,而且我房里面女儿的叫声。

    『岂有此理,哥哥,你连我两个宝贝女儿都想动手?』我心想着,一边想快去救女儿,另一边不想失去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我于是幻想起女儿给哥哥干的情形,立即一阵快感散至全身,下体缩了一下,精液喷了出来,当我把肉棒抽离小悦的淫穴时,精液像条水柱那般飞向空中,然后掉到小悦的脸和胸脯上。

    我顾不得善后的工作,披上衣服,匆匆跑到自己的房里子。

    果然我哥哥正在撕开女儿小婷的睡衣服,小婷两个初成熟圆大的少女乳房露了出来,我哥哥一下子把嘴凑了上去,用牙齿去咬她乳房上面两颗小豆豆。

    『啊……爸爸……快救我……我要回城了……不要在这里……』小婷见我进来,哭着叫我救她。

    我快步走过去把我哥哥推开,哥哥说:『真奇怪,我的药怎么对她无效?』

    小婷挣开他时,伏在我的身上,呜呜地哭了起来,我脱下自己的T恤,给她穿上。我对哥哥说:『小婷她不喜欢喝你煮的汤,所以沒有中你的迷药。』

    小婷还是抱着我,哭着说:『我要回去,我死也不住在这里。』她的性格很倔强,对贞操这方面很紧张。

    当我看看我的妻子和小女儿时,才发现她们俩已经给我哥哥脱得精光,一齐坐在大床上。我哥哥见得不到小婷也就算了,回头去拥抱着雅雅和小静,她们竟然当刚才那事沒有发生过,嘻嘻鬧鬧地和我哥哥阿标抱在一起。

    雅雅主动拉着我哥哥的手来抚摸她那两个骄人的奶子,而小静却伏下身去,用她的小手捧着我哥哥的大鸡巴,把龟头放在自己的小嘴巴里含弄着……

    小婷哭着不断叫我回去,我只好半抱半扶着她到屋后面我们开来的车子里。当她躺在车椅上时,还很害怕地抱着我的脖子,我也抱着她。小婷一直都性格较硬,所以开始发育后从来不给我抱,这次却把我抱得紧紧,我第一次感受到她那已经发育的胸脯。

    『小婷乖,给爸爸亲一亲,就不怕了。』我的嘴在她那张美丽的粉脸吻了一下,吮掉她的眼泪,她似乎比较平静了,我再吻她的脸,吻她的嘴角,见她沒反对,就吻上她那可爱的小嘴巴,当她还沒反应过来,我就用舌头撑开她的牙齿,捲弄着她的舌头。良久,我才放开她。

    小婷擦干眼泪之后,静静地坐在车上。

    『伯伯刚才咬你,还痛不痛?』我用手按在她柔软的胸脯上,关切地问她。

    『嗯,伯伯刚才很大力地咬我。』小婷低声地说。

    我转身从车厢底找出一罐润肤露,说:『爸爸帮你擦一下,就不痛了。』小婷点点头。

    我把她的T恤拉高,她两个少女的乳房再次暴露在我眼前,小婷低下头,不敢正面看我。我指着她乳房上红红的小乳蒂,说:『是这里痛吗?』小婷又是点点头。

    我的手抹了一下润肤露,就开始抚着她的乳房,我双手感觉到她那两个乳房的柔嫩,也感觉到她那两个小豆豆已经在我抚摸下慢慢竖立起来。

    『小婷,你还不舒服就跟我说。』我说着,双手仍不断抚弄她的两个圆大的乳房。

    『爸爸,我很舒服啊……是真的,很舒服。』小婷不好意思地说。

    我的手抚摸的部位越来越宽广,连她的肚子也摸了,然后连她下腹也摸了。

    小婷闭起眼睛,我想我的机会来了,于是把她的内裤扯了下来,她私处那层稀稀浅灰色的阴毛露了出来。

    『爸爸,你……』小婷突然拉着我的手,推开我。原来她真得对贞操是这么注重的。

    正当我尴尬时,突然祖屋里传来一阵喧鬧声和惨叫声,我心中一冷。

    『小婷,你乖乖坐在这里,我回去屋里看看。』我拍拍小婷的肩头说完,就匆匆回到祖屋里。报復(六):『奸你全家』土豆九九年六月廿六日

    当我回到屋外的时候,我偷偷从窗口看进去,屋中满是大汉,我稍数一下,大概有十个左右。然后我看到文森也来了,在屋里走来走去。

    『哎呀,文森也找到我这祖屋来,这次可惨了,他还找来这么多大汉,看来这次他真的想要来个大报復。』我心里焦虑着,但还沒决定要怎样办,我身后突然出现一个男人,用棍子把我的头一敲,我昏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坐在屋子里,全身给绑着。在我旁边的还有我哥哥阿标,和他儿子小勤,他们也像我这样,全身被绑着。

    而我妻子雅雅、小女儿小静和小勤的妻子小悦都给剥得一丝不挂,但她们沒有给绑住,只是她们很害怕地挤在一起。我们周围就是十几个壮汉把我们围住。

    文森哈哈笑说:『阿贤兄,你真够意思,沒有单独把老婆送来给我玩玩,现在反而奉上全家,我也不客气了。』说完挥一挥手,那些壮汉三五成群,各自抓起女人,玩弄起来,一瞬间全屋充满着尖叫声。

    我的妻子给三个男人围着,男人把她的双腿分开几乎120度,其中一个男人的肉棒先插了进去,肉棒全根沒入时,那男人发出兴奋的嘿嘿笑声。我猜想他心里一定觉得奸人家的妻子实在是很爽的事。

    我看着妻子雅雅给那些男人姦淫着,心里很不舒服,但下体的肉棒却和我打对台,兴奋地举起来。那边雅雅也忘记现在是被强姦的事,被那男人抽插得快感连连。

    『啊……舒服……你大鸡巴…好爽啊……啊……啊……真会幹……啊……』雅雅忍不住发出诱人的呻吟声,每当肉棒插入时,她全身都狂乱地抖颤着,她那份平时贤妻良母的尊严已经不存在。

    我妻子兴奋起来,小穴里浪水不停地喷出来,使那人的肉棒抽插得更畅顺。旁边那高举黑黑粗粗肉棒的男人看见这样的情况,忍不住坐在地上,把肉棒也塞进我妻子的小穴里。

    『啊……不行……我的小穴……会裂开的……啊……啊……』雅雅发出抗议时,那男人已经把肉棒也全塞进我妻子的淫洞里。真想不到女人那洞洞的弹性是那么大的,两根肉棒竟然可以同时插在她的小穴里。

    那两个男人倒是很配合,两根肉棒一出一入,轮流佔据着我老婆那肉洞的深处,雅雅全身都扭动起来,屁股也不停地摇动着。

    第三个男人看见自己不能佔据雅雅的下体,只好把肉棒在我妻子的面前摇晃着,雅雅就用自己的双手扶着自己那两个圆大的奶子,夹着那根肉棒,让那男人的肉棒在自己的胸前搓磨着。

    『啊……啊……好爽啊……好棒的……大鸡巴……啊……用力干我……好厉害啊……好厉害的鸡…鸡巴……』我的妻子的洞穴给那两个男人的肉棒一起插着她整个小腹胀得快要裂开了,她则不停地呻吟声。

    我看过很多A片那女主角淫荡的情景,但现在自己的妻子给別人轮姦时的情景更激烈、更淫荡,实在不能怪我的老二挺直竖立。

    雅雅这时被幹得完全失去了理智,张着大腿,给两个男人一起骑着。这时她也已经说不出话来,因为有另外两个人站在她身后边,她双手各握着一根肉棒,轮流替他们口交,当她的舌头捲弄着右手那个肉棒时,那人突然射精出来,将一大堆精液全射到她的脸上。

    我真想不到自己的老婆会落到如斯地步。但虽然这可能是文森对我的报復,但看我妻子的样子,她倒是很享受的样子。

    另一边小悦的情况也好不了那里去,她也给两个男人同时围攻着,其中一个迅速地扯开她的大腿,把硬梆梆的肉棒狠力地插进她的小穴里,狂勐地抽插数十下,弄得她呻吟连连,淫水成河,另一个人就用她小淫穴流出的淫水,涂在她的屁眼上,把粗腰一挺,将肉棒一下子插进了她的肛门里。

    『啊……不要……太大了……不要再插进去…我的屁股开花了……不要……不要啊……啊啊……』小悦好像哭了出来,在我身边的哥哥和侄儿也看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但小悦承受能力真好,很快就有不同反应了。

    『啊啊……好舒服……啊……好哥哥……多干几下……用力干我……盡情干我……我要大鸡巴啊……啊……好爽……啊啊……你你们真会幹……啊……』小悦的呻吟声响彻整个祖屋,小穴里的淫水横流。

    我轻声对小勤说:『小侄儿,你別伤心,有时看着老婆给人家干,也是很爽的事嘛,况且你也看过小悦给人家幹过很多次。』

    其实我不说,他也会同意我的意见,因为这小侄儿的裤子里也撑起一个大帐蓬。

    我那小女儿小静也给两三个男人围着,一个男人正用一只手在揉她的阴核,摸她的小穴。

    『啊……嗯……』小静给他撩起了性慾,他就把她两条幼嫩的大腿抬高,把他的肉棒直插进去。

    『啊……太大了……我会破裂……爸爸……救我……他们会幹死我……』小静惨叫着,但给那男人狠力地挤插二、三十下之后,她洞穴的淫汁便像小河流那样流了下来。

    我看着自己可爱的小女儿被这些男人轮姦着,心痛得厉害,但沒办法,我全身给绑着,又怎样可以救她呢,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她继续给人轮姦。

    这时插着小静淫穴的那男人已经射了出来,精液把小静的整个私处弄得乱七八糟,另一个男人见那人一走,立即上来,把小静按伏在地上,把她两个小屁股用力向两边分开,露出她那浅棕色的小屁眼。

    那男人的肉棒长长尖尖的,好像一根长钉,对准我小女儿的屁眼一下子就刺了进去。

    『哇呀……爸……我快死了……啊啊……』小静痛得脸都扭曲了,见我爱莫能助,她又叫起妈妈来:『啊……妈妈……快救我……你女儿快……快给人干死了……』但我妻子那边已经应付不瑕,沒法子去救这小女儿。

    『好了,是处罚的时候了。』文森突然站在我面前对我说:『首先,是你的老婆。』说完就叫那些男人把我妻子雅雅拖到我面前,我差一点认不出她,她原来端庄的脸,现在已经遍佈黏黏煳煳的精液,下面阴毛也已经一塌煳涂。『老公,你到底那里得罪这帮人,他们把你的妻子女儿都轮姦遍了……』雅雅对我说:『你是不是欠人家钱,那快还给他们吧,你忍心再看我们给他们轮姦吗?』

    文森在我面前,把雅雅双腿捧起来,将他那粗大肉棒插进她的淫穴里,说:『太太,不是欠我钱,而是你老公奸了我老婆,所以我现在要来报復,我要奸你全家。』雅雅和我都无话可说,文森的大肉棒狠力地抽插着。

    雅雅知道事情真相,也不再同情我了,反而更加迎合文森的姦淫。

    『啊……好哥哥……好老公……你幹得我很爽……啊啊……』雅雅呻吟声,自己摸捏着那对骄人的奶子,还把文森的手拉到自己的胸前说:『来吧……捏破我的奶子……弄破我的大奶子……干破我的水鸡……』

    文森真的用力地捏着她的奶子,还去捏弄她的乳头,在他幹了一、二百下之后,我妻子已经高潮连连了。文森这时抬头叫他的手下把腰间那支像警棍的棒子递给他。我见他把那棒子沾一下我妻子小穴边的淫水,就对准我老婆的屁眼捅了进去。

    『啊……我的天啊……好哥哥……你弄裂了我的屁屁……啊啊……不要再动了……』我太太痛得掉出眼泪。

    文森当然不听她的哀求,把那棍子抽动起来,再次捅进雅雅肛门的深处,雅雅这时再次兴奋地达到高潮:『啊……原来屁眼给……棍子插是……是很爽……啊……』淫汁再次涌了出来,但可能是太刺激了,她开始支援不了。

    到文森射出精液时,她已经昏了过去。文森的手下也沒把插在她肛门的那支木棍抽出来,就把她拖到靠近前门的小柴房里。

    小悦那边,她身下的小穴和屁眼各给一个壮男的巨大肉棒插着,而嘴里也同时给两根大鸡巴插着。那两个男人还将她的头使劲地按在他们的下体,小悦像一条被人钓起的小鱼在空中不断扭动挣扎着。

    小悦到底是个农村姑娘,从来沒经歷过这个的姦淫,她一直放任自己,让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兴奋着,高潮一次接一次,结果不一会儿,她已经精力透支,全身软软地躺在地上,完全作不出任何反应。那四个男人见她沒有反应,只好放开她,她也昏了过去。

    这时文森已经抱着我的小女儿,来到我面前淫媾了起来,他的大鸡巴在她的小穴和屁眼之间穿来插去,把小静奸得呻吟连连。

    刚才正在抽插小悦屁眼的男人这时走到来,我看到他那支肉棍沾满了小悦的秽物,一阵腥臭传来。他走了过来,想要小静为他口交,小静见到很害怕,闭着嘴转开脸。

    那男人过来捏着她的鼻子,小静不得不张开嘴,那支腥臭的肉棒弄入她的嘴里,把她那张小嘴巴弄得都是屎渍,那男人看得兴奋极了,很快就把精液射得她满脸都是。文森因为刚才已经做过,所以这次不久也就把精液洩进她小穴里。

    文森挥一挥手,一个很粗大的壮汉走来了,他的身高体重我想有小静三倍之多。他刚才还沒动过任何女人,这时才脱下裤来。他那肉棒沒有他身体的比例,只有別人一半长。其他人都笑他。

    他老羞成怒,把我女儿小静压在地上,把肉棒插进她的小穴里,发疯一般地抽插着。

    『啊……呵呵……嗯……啊啊……』小静呻吟着。我想她应该是沒问题的,能够应付这个壮汉,因为他那鸡巴只有人家一半,小静也经歷不少人,所以我以为她沒问题。

    但是这肥大的壮汉的体重加上他的冲力,小静好像吃不消了,呻吟声越来越小,不一会儿黄黄的尿液从她的小穴里冒了出来,接着屁股也拉出屎来,然后整个人不动了。那大汉还沒射精,沒趣地站起来,原来小静也昏了过去。

    『哈哈,阿贤,你看我奸你全家,真是爽极了。』文森大笑说:『这个故事教训你,不要胡乱去姦淫別人的妻女。』

    其中一个手下说:『大哥,要不是把这些男人杀死?』我听了心全冷了。

    文森哈哈大笑说:『不要杀死他们,让他们看着自己的妻女不断地被男人奸淫,然后痛苦而死,岂不更快活?』

    听到文森这样说,我才悄悄松了一口气,但那些凶神恶煞的手下真不是讲笑的,我真的怕他们疯起来把我们杀死,所以我开始用反绑的手偷偷解开绳结。

    他们等着雅雅、小悦和小静醒来,又在我们祖屋里姦淫起来,不过这次他们倒沒有故意放在我们面前干,而是把她们带进各个房间里轮姦,彻夜姦淫着。

    在这祖屋里,我们还安放着祖屋的神位或照片,如果这些祖先有灵的话,他们看到自已后辈雅雅、小悦和小静被人家轮姦,一定再次气死。

    我们几个男人倒是沒人看管了,我偷偷把绳子解开了,心里惦念着还坐在屋外车子里的大女儿小婷,她是我们家里最后一个贞女,我要好好地保护她,不要连她也给坏人姦淫,不然就应验了文森那句话:奸我全家。

    我偷偷爬出窗外,外面还是黑乎乎的夜,窗子离地不高,所以我爬出来还算顺利。

    当我打开车门时,见到小婷在车上睡去了,她那文静的睡姿,加上她身上只有一件T恤和内裤,实在太诱惑了。但我沒有时间再欣赏她的美姿,匆匆开车,朝乡村的小路飞驰而去。

    但我开车时的声浪很大,而且要开车头灯,所以我一开车,立即给文森和他的手下发现了,祖屋里顿时吵鬧一片,我只听见男人粗哑的声音叫道:『快追、快追!』

    我这时已经不顾一切,一踩油门,车子迅速逃离我的家乡……报復(七•完):最后的逃亡土豆九九年六月三十日

    『爸爸,发生了甚么事啦?』我开车时把小婷吵醒了,她看我紧张地开着车子,有点惊慌地问我。

    『等一下才告诉你,你扣好安全带坐好。』我说完,从车后镜看到后面有车子追来,我不理前面有甚么危险,一踩油门就往前直奔而去。看来我的技术还不错,不太久我就看不见有车子追来。

    我再开了两公里左右,再也看不见后面有车子追来,才松了一口气,看看周围,才知道自己刚才沒看路牌,来到了一个海滨,旁边不是农地,而是原始的芦苇林,芦苇都长得很高。我很高兴,把车子开进芦苇丛里,看来这里可以逃避过文森的追击。

    这时我歇了下来,才把刚才祖屋里的情形告诉小婷,小婷听了很害怕,但她仍担心着妈妈和妹妹,说:『妈妈和妹妹怎么办?』我叹气地说:『暂时不能救她们了,况且文森他们也只是想姦淫而已,不会害死她们。反而我担心你,所以匆忙和你逃出来。』

    小婷抱着我,伏在我的怀里,像一只小猫那样轻声地哭了起来。我的手在她背上温柔地拍着她,她就熟睡了过去,而我今晚也实在经歷太多了,很累地抱着女儿睡去了。

    梦中我和妻子雅雅又回到夏威夷的海滩上,我们坐在凉亭里,她轻轻地吻着我,我感到她嘴里散发出来的清香,我的舌头也伸进她嘴里,感受着那柔软滑腻的舌头。她身上只穿着三点式的泳衣,她抱着我,我把手伸进她的胸脯里,轻轻地摸着她的令人酥麻的乳房,感受着她那两颗奶头在我手掌中竖起,轻轻地磨着我的掌心。

    雅雅伏在我的身上,我感受到她身体的温暖,耳朵感受到她小嘴呵出来的热气,我迷乱了。她轻轻地叫着我:『爸爸,爸爸……』为甚么不叫我老公呢,叫我爸爸?我的心很迷,但知道这只是个梦,于是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不是妻子,而是大女儿小婷,她见我睁开眼睛,还是抱着我说:『爸爸,你是我唯一的亲人了……』说完把她柔嫩的小嘴压在我的嘴上,我这时又迷乱了,紧紧地抱着她,舌头捲进她的嘴巴里,勾着她的舌头。

    我的双手在梦中已经伸进她的T恤里,现在就开始轻轻地揉搓她的乳房,小婷已经长大了,懂得男女间这种事,在我的抚摸下,她很快就娇喘连连。我的手不规则地向她腹下摸了下去,把她的内裤扯了下来。

    这一次她沒有反对,当我的手触摸到她那小穴门口时,她全身一颤,我已经感觉到她小穴里已经分泌出湿湿的蜜汁。

    我心里的歹念又起了:『小女儿小静给我品嚐了,就是这个大女儿小婷从来不给我,今天就把她佔有吧!』想到这里,反过身来,把小婷压在身上,粗腰把她的双腿压向两边。

    『爸爸,求求你別伤害我……』小婷只是稍稍用手推着我,但沒有很强烈的反对。但她的话好像针一般刺进我的心里,我想起自己的劣行,就是因为自己这种淫乱的念头,招緻了人家的报復,招緻妻女给人家轮姦。

    『爸爸不会伤害你的……』我紧紧地抱着小婷,对她说道:『我只会让你舒服。』

    我把她抱在怀里,手指轻轻地抚弄着她的小穴,食指揉着她小穴上方那个小阴蒂。

    『呵……呵……爸爸……好舒服……原来这样是好舒服……』小婷全身都酥软了。

    我很高兴,我这样沒有佔据她,反而让她很舒服地享受着我手指的功力。

    我的中指浅浅地探入她那温暖的小穴里,轻轻地搅动着,小婷全身都摇晃起来:『啊……啊……啊……爸爸……啊……』我把她的T恤拉到胸脯之上,她那两个初成熟的乳房随着她的扭动而颤动着,我的嘴就在她那颗抖动奶头上吻了上去,用牙齿轻嚙她的奶头,她全身都僵了,我的手指就磨得更用劲。

    『唔……呵……啊……爸爸……我好像……舒服极……啊啊……』她全身发颤,到达了高潮,小穴里的淫水喷了出来,原来她也有雅雅的遗传,是个多汁的女孩。

    高潮过后,她软软地伏在我的胸脯上,轻轻地说:『爸爸,谢谢你。』我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说:『快睡吧,明天我们还要赶快逃回城市去报警。』

    我们父女两人就这样甜甜地抱在一起睡去了。

    『呵呵呵……还真有情趣……抱着自己的女儿睡觉……』

    我给吵杂的声音吵醒了,一睁开眼,原来已经是大白天了,只见文森和另外三个男人围着我的车子,对着我的车厢里大笑着。

    『哎呀,怎么给他们找到。』我吓得手足无措,先推醒小婷,小婷见到这样情景也吓得尖叫起来,我立即踏油门,但车子不动了,原来电油给他们放光了,而轮呔也给他们弄破了。

    『文森兄,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我见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只好哀求他。

    文森哈哈大笑说:『阿贤兄,我可沒有要你死啊,我只是想奸你全家而已。我沒想到你还有这么一个亭亭玉立漂亮的女儿,你交她出来给我幹一次,我们以后的仇怨就一笔勾销吧。』

    小婷听到这时,忙拉着我的衣服,躲在我的身后,哭叫着:『別伤害我……別……』

    但这一切都徒劳无功,文森挥一挥手,几个手下立即打开我的车门,把小婷强抢了出去,用刀子架在我的脖子上,再用绳子把我连座位捆绑起来。

    小婷给那个肥大的男人强抱出车门时,不断地哭叫着:『爸爸,救我,救救我!』她双腿乱踢着,那男人抱着她的纤腰,在她挣扎下,把T恤都扯了上去,T恤里面她甚么衣服都沒穿,光熘熘的屁股和私处都露了出来。

    『哈哈哈,你真是人小鬼大,原来里面是真空的,是不是想给男人干呀?我们一共有四个人,你很快就会爽死了。』文森对着我女儿淫笑着。

    小婷叫着:『快放开我!』文森示意那男人放开她,她的脚一踫到地上,就想拔腿逃跑,文森一步冲上去,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拉回身边说:『小妹妹,別跑得那么快,你还沒给我爽过呢!』

    文森把小婷整个人制服在我车子前面的车盖上,反卧着,文森把她的T恤向上掀起来,我女儿那两个圆圆白白的屁股暴露在这恶魔的面前。

    『哦,好可爱的小屁屁!』文森说完,用手分开她两个小屁股,小婷想要挣扎,但身体给另外两个男人按着,使她上身伏在车盖上。

    文森的手指朝小婷两股之间摸了进去,只见小婷全身颤抖,嘴巴叫着:『不要搞我……不要弄我那里……啊……啊……別弄……啊……』她本来夹紧紧的双腿开始不能反抗起放松开了,文森的手指弄了进去。

    文森摸弄着她的屁股一会儿,开始全身燥热起来,立即脱光自己的衣服,那下体挺起的肉棒比以前更粗更大了,看来他对我这个美貌的女儿真的动起很大的淫念。

    文森把小婷的双股分开,巨大的肉棒对准她那蜜穴插了进去。

    『啊……好痛……不要……啊……』女儿叫了起来,我心里一阵疼痛,但也沒有办法帮助她,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给人家强暴。

    『他妈的,真得还沒被人幹过,里面窄得厉害。』文森的突击不成功,小婷的小洞容纳不了他的巨棒。『看来要先玩弄一下她才行。』

    说完他把小婷反转过正面来,把T恤扯掉,这时小婷全身都赤条条了,两个圆圆大乳房抖露了出来,文森把她整个人放在车盖上,然后伏在她身上,用嘴去吮吸咬嚙着她的两个奶子。

    最初小婷还一直在挣扎着,但当文森用舌头逗弄她的奶头时,她全身都酥软了,小嘴巴里轻轻地哼出声音,文森趁机把手指放在她阴部,用大拇指扣进她的鲜红小穴里,然后不断上下左右地挤弄着。

    『啊……不要……你们不能这样……啊……』小婷反抗的声音越来越弱了。

    『你他妈的,也是很淫荡嘛。』文森把手抽出来的时候已经牵出一条条丝状的淫液,然后把手指放在她嘴里,小婷不自觉地吮吸着他的指头。

    文森双手把她的两片鲜嫩的阴唇分开,仔细地向着她的小洞洞。

    『不要这样看我……』小婷给他的动作羞得满脸通红。

    文森把自己巨大的肉棒挺起来,说:『不看也可以,就开始干你吧。』说完把肉棒对准她的小穴,挺了进去。

    『啊……好痛……不要再进来……你的……太大……啊……』小婷忙要推开他。这次有了淫液的滋润下,文森就把肉棒硬闯入我女儿的小穴里,中间好像被甚么隔住,但他沒有怜香惜玉,粗腰一用力,把整支肉棒直插到底。

    『啊……痛死……我……爸爸……啊……我不要……你太大了……啊……』小婷受不了这个的冲击,痛得在眼角流出眼泪。

    当文森开始抽动他的肉棒时,快感已经把女儿的痛苦淹沒了,她开始配合文森的姦淫动作而上下摆动着身体,她『啊……啊……』地叫起来,小穴里喷出淫液来,看来她已经有了高潮。

    旁边的一个男人已经不能等待了,他把裤子脱下,把他那肉棒拿到小婷的面前说:『小妹妹,一边被干,一边吹喇叭吧。』我还在想小婷如何拒绝他,可是小婷竟然用手握着那男人的肉棒,伸出舌尖,吸吮着他那还是半软的肉棒,那肉棒慢慢硬了起来,巨大的龟头胀得像个小拳头。

    那男人的肉棒在小婷的嘴里不断抽动着,竟然比文森更早洩了精,白黏黏的精液喷得小婷满嘴都是,那人射精时还强挤在小婷嘴里,使她不得不把精液吞下肚子里。

    『真想不到自己的宝贝女儿会这样给人家射在嘴里。』我的心里不知道是甚么滋味,可能是很羡慕那个男人,因为我自己也常幻想能够这样对待小婷。

    另外两个男人看到那男人得益了,也忙着脱下裤子,把两根大鸡巴凑到小婷嘴边,小婷这时也只好顺从地交替地为他们作口交服务。这两个男人更是贪婪地一个佔有她一个奶子,不断摸捏着,逗弄她的奶子和奶头。

    文森一边幹着我的女儿,一边对在车里的我说:『阿贤兄,你看到自己女儿被我干,有甚么感觉?』说完摆动粗腰几十下,插弄着小婷,小婷哼哼地叫了起来。文森说:『你看你的女儿还真会唱歌呢。』

    其实他不需要我回答,他只是需要这样侮辱的话语刺激,果然不一会儿,他自己也气喘起来,把肉棒直插到底,然后全身僵住了,而我女儿这时也『啊』声大作,双腿乱颤。当文森拔出他那肉棒时,黄白黏状的精液从小婷的小穴里流了出来,滴在我的车盖上。这时我的车盖上有了精液,也有小婷那处女血,红白两种颜色份外抢眼。

    小婷一直给自己那种贞操的概念绑着,现在给这些恶魔破瓜之后,反而真正享受到那种被男人幹的乐趣。

    文森穿回裤子时,小婷面上竟然有一股失望的表情,文森这个老奸巨滑的男人怎么会看不出来,于是用手逗弄着小婷的脸问:『小妹妹,你还不够吗?』小婷羞惭地別过头去,文森说:『小妹妹,你不说话,我们今天的姦淫就到此为止了,我放过你们吧。』

    小婷这时竟然对文森说:『你们不干我了?』

    文森说:『当然不是,你看我那三个兄弟还沒干你呢。不过我们是很有尊严的,你不哀求我们,我们不会幹你的。』

    小婷这时躺在我的车盖上,扭动着她那诱人的少女身躯,说:『那我哀求你们来干我吧。』

    其中一个男人于是上前把她反卧在车上,压着她,扶起她那雪白屁股,『噗嗤』一声从背后直插到底。

    『啊……好大啊……』小婷这时浪叫起来和之前的哭叫已经完全不同,她现在主动地扭着自己的屁股,去让那男人的大鸡巴穿插着她的小洞穴。那男人一会儿抚摸着她的两个奶子,一会儿把她那对奶子挤在车盖上。

    『啊……好叔叔……你真能幹……好舒服……啊……啊……』小婷这时大声呻吟浪叫起来,我在车上看得双眼快要掉出来,从来想不到我这个最纯洁的女儿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婷抬头看到我满脸疑惑,对我说:『爸爸……我从来不知……不知道……被男人干……会这么爽……啊……再大力干我……啊……』她一边跟我说话,一边扭着小腰,她背后那男人给她这样一弄,疯狂地抽插着她。

    『啊……爸爸……你看……你的女儿……很喜欢……被姦淫…啊……』小婷已经沒有刚才那种痛苦,换来的是一脸兴奋。

    那男人抽插着小婷时,把她的两个小屁股撞得『啪啪』作响,小婷不再跟我说话,不断呻吟:『啊……好哥哥……干我……用力干我……啊……』那男人把小婷那两片嫩阴唇干得都赤红肿起,肉棒每次都直插到底,应该每次都撞在小婷的花心上,所以每抽插一次都使小婷发浪起来。

    终于在把小婷弄上两次高潮之后,那男人自己也忍不住把精液射在小婷的小穴里。

    那一天早上,他们四人轮流把小婷姦淫了数十次,到了中午时分,他们都累坏了,文森才叫他们放过我们两父女,把绑我的绳子解开,然后走了。小婷还直挺挺地躺在车盖上,全身都涂满了精液。

    我和小婷回到祖屋时,屋中只剩下我哥哥阿标和他儿子小勤。我妻子雅雅、小女儿小静和小勤的老婆小悦都不见了。据阿标和小勤说,她们给文森和手下抓走了。

    文森可能跑到那个深山里,把我的妻女都当成老婆了,所以即使我不断到处寻找,都找不到她们。

    小婷也离开了我,我想她心里一定怨恨着我。后来她碰到一个电影星探,为她改艺名为『X瑄』,以她的美貌气质,加上大胆的暴露性爱演出,很快就红了起来,最近还去日本发展。

    我仍然失业,沒有再请我作司机,只是有时作替班,帮一些TAXI司机交更时,替他们驾驶一两小时。我孤独一人,两年后把屋子也卖掉了,睡在天桥底变了流浪汉。不过倒也很快乐,每天随便甚么时候都可以醒也可以睡。

    这一天又睡到中午,肚子有点饿才醒来。

    『爸爸。』我刚醒来就闻到少女的香味,好久沒闻过。我睁开眼睛,见到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在我面前,对我说:『爸爸,我找你找了很久,你跟我回家吧,我现在很有钱了,可以养你。』

    她是小婷,现在当红的歌影视三栖明星。她身边还有一个女性朋友。

    『你找错人了,我沒有女儿,你再不走,我就砍死你。』我像疯子般大叫起来,把她推开。小婷和她的朋友惊慌地离开了。这时在远处已经有好几个影迷歌迷在大喊:『X瑄!X瑄!』追着她签名。

    等小婷走后,我才流下泪来。不过我知道我做对了,我已经害了全家,现在她在事业高峰,我绝对不能和她相认,绝对不要再影响她。

    但自此之后,我天桥下的『家』每天都多了饭盒,刚刚过去的父亲节多了一束花……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