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昭越已婚妇女

    发布时间:2020-07-22 00:00:41   


    我叫肥辉, 别看我的外表斯斯文文, 说话客客气气, 其实我的脑子满是性幻想, 人妻可盈是我一直以来的飞机女神。一面看着从internet下载回来可盈的性感相, 一面把玩着我那令男人羡慕令女人惊叹的八寸长粗巨棒…..…我最喜欢可盈穿上短裙和她的长腿,我一定要将这个人妻强奸, 我要将我的优良精液, 注满她那性感的嘴里、子宫甚至肛门想到此处, 我加速上下套弄着如异兽般的大宾周, 我也不再忍耐,”啪…啪….”的几声, 热烫的精液如机关枪般狂射在可盈的相片上;看见可盈的面上全是我的精液, 像被我颜射一样, 我不禁淫笑起来。我一直都有留意报纸上有关可盈的消息, 近年她在物业市场大有斩获, 身家暴涨, 愈来愈富贵, 所以可盈可以放自己大假, 闲来只是接一些模特儿及剪彩开幕等工作。另外, 又得知她的老公文龙最近上了上海拍剧, 要成个月才返香港, 我于是决定行动。这晚我到了西贡匡湖居可盈所住的两层独立屋前, 发现屋内完全没有灯光, 相信可盈仍未回来。我躲在她的住所附近, 到了晚上九点, 我终于见到可盈独自驾着一辆名贵房车回来, 可盈穿上一件紧身的黑色吊带小背心, 而下身是一条D&G超短的迷你百折裙, 露出一双美白修长双腿, 落车时挽住一个LV小包包, 另一只手拿着两袋名牌店战利品, 脚上一对露趾高跟鞋….dik …dot…dik…dot… .可盈的白折裙随着小屁股左右摆动摇恍…….相信可盈刚又去完某某名牌店剪彩, 不愧系贵妇人妻。见到可盈这样疯骚的姿态, 令我血脉沸腾, 心想不将她奸到反唇, 我也不算男人了。可盈婀娜多姿的慢慢地走到独立屋前, 拿出门匙, 正在开门之际, 我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走到她身后, 离她的背后不够两呎。她还没有察警觉, 于是我在她耳际轻轻道: “可盈, 我等妳好久了!” 我大力推她进屋里, 她惊呼了数声, 还不知发生甚幺事。一进屋里, 我便立即开了灯并把大门锁上…..此时 , 当然要好好记录起来。再拿起我的Nikon 5D Mark II 二千万像素高级相机。一切准备就绪, 我对可盈说: “首先, 我要妳像model一样, 摆出不同pose给我拍照!” 可盈知道反抗也没有用, 抹抹脸上的泪水, 十分专业地在过千呎的大厅中行起catwalk来, 摆出model一样的pose…. 超短裙摇曳生姿….我不停的按相机快门, 我的小弟弟亦随着跳动….. 我从不同角度狂影可盈的42吋长腿…”对了…..弯下腰……” 可盈开头有点犹豫, 但还是乖乖的俯下身, 把小屁股撬起向住我的镜头, 露出超短裙下的小内裤…. “对了…..我就是喜欢这些pose……”可盈识趣的又摆了几个诱人的pose , 我又立即不停的按相机快门….. 接住我叫可盈坐在厅中的大梳化, 慢慢擘开对脚给我影裙底, 我对准她超短裙内的三角走光位影, 特写她的小内裤……来满足我的偷窥欲。可盈虽然不是十分愿意, 但都一一照做, 摆出不同走光pose, 真想像不到可盈会摆出这些淫贱pose, 我不停地影了数百幅可盈的长腿, 短裙, 走光, 底裤相….真系过瘾到爆! “现在我要妳自慰给我欣赏……” 我坐在的对面命令可盈。穿着超短裙的可盈慢慢分开了她的42吋长腿, 我看到雪白的lace小内裤上有一个水印, 估不到刚才一轮淫贱写真, 不只令我扯爆旗, 可盈自己也兴奋起来了。可盈把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按住小内裤的水印位置打圈, 果然这就是可盈的水蜜桃位置, 可盈轻轻呻吟着, 不停的按住打圈, 水印越来越湿,越来越湿大, 慢慢整个位置变得透明….黑黑的阴毛也现了….. 接着, 可盈拨开小内裤, 露出浓密的阴毛, 她继续慢慢的拨开如森林般的毛发, 翻开鲜嫩的阴唇, 用中指轻轻抚弄阴核, 她数十下的上下抚摸慢慢兴奋得呻吟起来。“对了….. 翻开多点……”我兴奋的拍下每一个可盈的淫贱画面, 大特写她的阴部….. 可盈一面抚摸自己的阴核, 另一只手就翻开阴唇 , 让我看清楚她阴穴内, 她弄得淫液慢慢渗出把大腿两侧也湿淋淋。可盈慢慢伸出食指放入小嘴吸吮, 再插入自己的阴穴内, 而大姆指不断磨擦自己的阴核, 我听到可盈的呻吟, 看着可盈淫荡的表情, 再也忍不住了! 我将可盈推倒在梳化上, 再用力分开她双腿, 头已伸进短裙里, 鼻孔贴紧充斥女性独有的下体气味及汗味的阴部, 如狼狗般疯狂的吸索着;我很喜欢这股味道, 气味越浓我就越兴奋!“妳下面好香呀!”可盈下身的气味确实浓烈得很。“呀啊…你变态…你快走开呀…”她下身不住摆动, 企图躲开我的冲击。我当然不会理她, 将她的名牌超短裙揭起, 将可盈的淫荡小内裤撕下。在我眼前的, 是一片满是阴水湿淋淋的茂密森林, 阴唇微微反出, 想不到颜色仍像少女般的粉红!花蕊里的肉芽鲜嫩无比, 肉洞一放一缩的, 像跟我打招呼一样。当我的脸孔靠近可盈的花唇时, 一股热气及骚味便扑面而来!这使我更加兴奋, 我开始不断吸啜, 经过我十多分钟的埋头苦干, 可盈已放弃反抗, 双腿擘得大大的, 美白大腿内侧满是汗珠, 淫液不断从密穴里涌出, 口中更依依呀呀的……微微娇喘起来….. “看妳湿成这样!妳这淫娃, 妳不知道现在正被强奸吗?” 可盈被我说得无地自容,”不是呀, 我不是这样的…”说着又急得哭了起来。是时候了,我站了起来, 拉低了运动裤, 我那条硬了好久的火热大宾周, 有如一条大蟒蛇般弹了出来, 八吋长的巨蛇在她面前张牙舞爪。可盈见到我那八吋长的大宾周左幌右摇, 像作示威的模样, 看得她目定口呆!“文龙的小鸡鸡有这幺大吗? “可盈害羞的摇摇头。“未见过这般大的宾周吧! 就给你好好见识一下, 现在妳应让我爽爽。” 说罢我便把身子靠前, 将我那青根暴现的大宾周贴着可盈面上磨擦着… 左脸, 右脸, 鼻子, 嘴唇……我要在镜头前拍下我用宾周淫欲可盈俏脸上的每一部位。看着胀得如铁棒般的宾周在可盈的脸上不停磨擦 , 我终于也忍不住在可盈的脸上射出少少精液… 有了精液的润滑, 我用宾周在可盈脸上磨擦得更起劲………. “可盈, 平日只可以对住妳的相片打飞机, 现在终于能够用宾周玩妳的脸……妳的脸很滑….一定用了很多护肤品补养……我要磨爆妳块面? “ 一向十分注重脸部护理的可盈, 发梦也没想到平时小心呵护的俏脸, 居然会被一个陌生人用这条恶臭宾周在脸上任意淫欲发泄……. 闻到我条大宾周浓郁的雄性味道,可盈不禁皱一皱眉头了。“张开嘴, 亲亲妳的小宝贝好朋友。”我按住可盈的头, 用擎天巨柱不断地拍打着她俏丽的面颊。可盈知道劫数难逃, 狠狠地骂道:”死色狼!我已经做了你要我做的东西, 你敢搞我, 我老公一定不会放过你!” “哎哟!我好惊呀!可盈妳饶了我吧!”我装出一副很惊谎的样子, 她真的以为我被吓怕了, 脸上露出一丝喜悦。就在她以为得救时, 我就长芧一挺, 一条粗黑又布满青根的阳具, 直刺她那性感朱唇。可盈被我这突然其来的冲击撞得头也向后大大力仰了一下; 我感到我那有如小孩拳头般大的龟头已抵住了她喉头尽处, 痛得她眼泪狂标。“啊…好正呀!快用力啜!!用舌尖舐龟头前端呀…..看妳这个”吹箫嘴”….文龙D精妳都食过不少啦!妳别告诉我不懂。 ”我一边抽插,一面用淫语尽情侮辱她, 又发出阵阵邪笑!我双手按着可盈的头前后舞动, 阳具抽出插入, 从口腔顶到喉头, 每一下都全力插向尽处, 撞得她透不过气来, 更要命是我的阳具本身已腥臭无比, 令人中晕欲呕;在双重刺激下, 可盈已渐入昏迷状态, 双眼开始反白, 口水鼻涕直流。我当然不想如此便玩死她, 我将那湿湿的巨棒抽出来, 她不禁松了口气,”嘿嘿!妳先抖抖,一阵还有排玩呢!” 可盈听到我如此说,她明白到今晚可能被奸死, 随即边低泣边哀求起来, “呜呜…对不起, 这位大哥…我知错了…是我讲错了说话…Sorry…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吧!” “好呀!我很大量的!妳把我春袋内的精华吸了出来 , 我或许会提早放妳, 奸少妳一镬!” “我真的不懂, 我有洁癖, 我其实从没有试过用口…….”可盈低下头哀求….. “那幺这是你第一次口交吗! “可盈很不情愿的点点头听了可盈这样说, 我更加兴奋, 想不到她未试过口交, 甚至吞精….. “不懂无问题, 就有大爷教你啦! “ 说着便将青筋暴胀的大宾周塞入可盈口中。 可盈无可奈何, 只得哭住默默地接受我再次的”口奸”… “好不好味呢!好好尝尝我这条巨蛇吧!哈!哈!哈!” 我用双手按住可盈的头, 有节奏前后摆动, 再配合腰部及屁股一下一下的向前顶, 这贵妇人妻, 我的飞机女神…..现在切切底底的成为我的泄欲工具! 随着我抽插速度渐渐加剧, 在可盈口内的大宾周, 亦变得坚硬无比;我看见她口腔早已被撑得几近破裂… “可盈…我要屌爆妳个口… …屌爆妳个口…….!” 我兴奋的狂号…… 在这时, 我的好兄弟开始传来一阵诡异的跳动, 布在阳具上的粗大血管怒胀得如同一条条的蚯蚓,齐向龟头的前端加速送血… “可盈, 好好享受我的美味精华吧!”我继续用尽力在可盈的口内加速抽插数十下, 一面狂叫: “可盈…我要屌爆妳个口……爆妳个口…….!” 最后我用双手按实可盈的头不放, 再用尽力一顶, 将整条八吋长巨龙直插她喉咙深处, 终于”扑….扑…扑…”数声, 我的浓稠热辣辣精华便从龟头的顶端喷出, 断断续续地射了十多下, 全部直灌可盈喉头。 “可盈…我要射晒入妳个口, 好好帮我把所有的精液吞下去!” 我知道我只要将宾周抽出来, 她便会立即把我送给她的美食吐出来, 这样做实在太浪费了….所以, 我用力死按住可盈的头部, 不给她有机会吐出我的大棒;她勉力地想推开我, 但弱小的她又什有这样能力? 挣扎了一会, 她放弃了, 双手开始软软垂了下来, 泪流披面地吞咽着我热烫烫的养份。 就在可盈以为事情终于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 我回一回气, 再慢慢的再次开始在她的口内抽插, 再狂叫: “可盈…我要屌爆妳个口……爆妳个口……. 我又要射喇!” “扑….扑…扑…”数声…第二轮精液又再射入可盈的小嘴内…. “吞下去, 吞下去!!” 我满足的命令可盈。大约过了两分钟, 我的阴茎开始软下来了,可盈亦把我的精浆吞得八八九九, 我才百般舍不得的将软垂的肉根从温暖小口拔出;由于我的精液实在太多, 一些还未吞下的顺着她嘴角流了下来, 沾得胸口、短裙和大腿都满是我的子孙。看见这般淫秽场面, 我的软根又硬起来了;她见我的好兄弟又硬邦邦的在她眼前示威着, 不禁显得一脸惊讶。可盈知道我又要侵犯她, 只好向我绝望地哀求起来,”你说过只要帮你用口, 便会放过我的…请你…请你遵守诺言啊…” “蠢西, 我只说奸少妳一镬, 本来我要”执”妳至少四剂的, 我就大人有大量,玩妳三次就算了。” 我想是时候上正场了。望住嘴角仍滴着我刚射入可盈口中的精液, 我再也忍不住, 一手把可盈拉到身边, 用力把上面写住“Juicy” 的小背心扯烂…. “姣西… ..我要睇下你有几Juicy!! 哈….哈….哈” “呜呀!!唔好…唔好呀!!” 可盈身上就只净下Lace白色乳罩和那条D&G超短百折裙, 我一面用手搓揉蹂躏着可盈那一双微胀的乳房;一面用她那条价值几千元的百折裙包住宾周套弄。“名牌?….. 你的名牌衫都只配被我用来打飞机吧!!”我又翻开那超短迷你裙, 把玩着可盈茂密丛林中耸起的阴户… 可盈那微暖湿润的蜜穴被我粗糙的指头疯狂翻弄着,快感与性兴奋直冲她中枢神经,生理反应使她全身酥软下来,口中发出轻声呻吟。“我唔玩到妳”爆西”, 我不是男人!!”我五指有如挖土机般高速在可盈肉洞开发着,揉玩着花瓣里的小豆,”吱唧…吱唧…”声响个不停… “呜呀!!唔好…唔好呀!!”随着可盈一声尖叫,”噗吱”一声,一股股热泉从她亢奋的花心喷出。哈哈! 可盈被我玩到”潮吹”了。她的淫水溅得我身上湿了一大片;唇边也沾了一些, 我伸出舌头, 把那些花蜜舔去, 还热热的, 味道倒是清新香甜得很。大厅中充斥了可盈下体散发的浓烈”西味”;她在喷出大量体液后,全身像虚脱了一样, 软软的摊在沙发上, 全身冒汗, 只懂不住喘气… 我待可盈稍稍定神, 便将她那条小迷你裙撕开, 再分开她软弱无力的双腿, 把那恶魔般的宾周缓缓放在可盈湿湿的阴唇上, 不断上下拭抹着;此时可盈已不再向我哀求, 也不作任何反抗, 她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奸她, 她用充满怨恨的眼神怒视着我道:”衰人! 你要做就快D , 搞完快D走呀!” “好呀!咁捻吋? 一阵我就扑到妳叫救命!!” 说罢,我就把那硬如铁石的宾周, 直捣黄龙般狠狠插入可盈的阴道内,直抵花芯尽头。我这一下全力一击实在太厉害了,”啊啊…呀!!!!!!”可盈顿时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第一下就叫到好似被人破处一样, 无捻用!”我不停用尽腰力向前顶插着。“啊呀…唉…啊呀…”可盈皱着眉头,随着我的一抽一插有节奏地浪叫起来;身子典来典去, 像是又痛苦又快感… 虽然可盈已为人妻, 可是蜜穴仍是紧迫异常, 我每动一下, 阴茎便感受到狭窄阴壁那份迫力, 来来回回, 不断增加龟头与阴壁间的摩擦,令我亢奋无比。“顶妳…好屌到丫…啊…好捻正呀!!”想不到我可以这样抽插可盈。经过过百多下无情的插抽, 我感到自己硕大的龟头正在不规则地跳动着, 我知道这是射精时的先兆;经验丰富的可盈此时亦感觉得到了, 可盈立即慌忙向我哭求起来:”唔好呀……千祈唔好射系里面…..求下你…..这几天是排…排卵期啊。” “可盈, 今晚没有带见面礼, 这样吧!我就送个小baby给妳吧!”接着我就是一声低吟,一股热流就从龟头喷出,直冲可盈的神圣禁地。“唔好呀…我唔想要呀!衰人! ……你无好死架…. 呜呜….. “ 用了差不多二分钟才把精囊内的东西全数挤出, 我确实感受到可盈的阴道随着热流的喷射而快速收缩……我兴奋地用力把挺腰上仰,把龟头深深地顶实她的灼热花芯中,好让我的亿万子孙能成功游到她子宫深处, 与成熟的卵子结合。可盈双目无神…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她知道这次必定会因奸成孕。我确保她的子宫完全吸收了我的宝贵精华后, 才缓缓把半软的阳具拔出来。射完两次精, 我躺下沙发休息, 可盈俯卧在旁不断饮泣: “衰人! ……你无好死架…. 呜呜…..如果怀孕不知怎算好…. 呜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