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光明之王 全

    发布时间:2020-07-18 00:01:21   


    尼尔达,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唯一大陆。现在,在某个不为人知的小巷之中
    ,正进行着激烈的战斗。一名穿着黑target="_blank">class="innerlink">色皮制刺客服的美少女,正在与五个光明界
    生物对战。

      自从五十年前光明与黑暗大战之后,黑暗的一方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从此黑
    暗覆盖了整个大陆,光明一方反而被打压,转为地下活动以继续存活。黑暗教廷
    为了巩固自己的势力,不断的训练出猎手,猎杀残存的光明使者。

      眼前的马尾少女刺客,正是在执行猎杀的任务。

      虽说刺杀目标已经死去,但是他临死前以生命召唤而来的五只光明兽,也给
    予了少女不小的伤害,少女的右手骨折了,内脏也受到了轻微的损伤。

      被光明兽包围的少女,慢慢的拖着脚步往后移动,左手却偷偷的在背后比了
    几个繁复的手势。暗地里准备的魔法蓄势待发,随时可以给予光明兽一个痛击,
    现在等的却是一个机会,一个一出手就可以全歼光明兽的机会。

      似乎是黑暗神有注意到这个信徒的危难,给予了马尾少女黑暗的保佑。当马
    尾少女快要完全退到阴影里的时候,五只光明兽终于不约而同的向她扑了过来。

      「看招!『腐蚀之雨』!」少女的左手急伸,掌心放射出了黑色的光华,就
    有如黑色的细雨一般,丝丝的向光明兽喷洒而去。只一瞬,就将光明兽击成了染
    血的破布,鲜血布满了每个角落,无数的尸骸甚至还飞散出了小巷。

      这招必杀的黑暗法术,瞬间抽干了她体内为数不多的魔力。少了魔力的支持
    ,仿佛身躯的创伤更加重许多。她轻轻地依靠在暗处的墙上,慢慢地坐了下来。

      少女解开了绑起来的头发,让丝绸般的长发披落在肩上。然后将因骨折而只
    剩痛感的右手,摆放到自己的腹部上,好减轻手臂带给予的疼痛。她大口大口地
    喘着气,自言自语道:「呜!我真是太大意了。竟然让他招出光明兽打伤了我,
    真是…失策…了……」

      此时,『腐蚀之雨』的后遗症发作,少女感觉到周围的世界开始模煳,随之
    一阵强烈的倦意,就要晕倒了去。

      「啊…在这里……」这时,一个散发着温和光明的身影出现在少女的面前。

      他拿出一把金色的锐利小刀,轻轻的在食指指尖刺了一滴血出来,那竟是金
    色的血。金光流转的血液滴落到少女的口中,随着带给少女的,是无尽的温暖气
    息。气息不停的从口中扩散到全身,所到之处的伤口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起来。

      「…你…到底……」少女喘息的问道。

      「休息吧……我们会在见面的…很快……」光明身影的声音,听起来温暖又
    亲切。

      少女的意识不受控制的昏沉了下去,茫茫中只感觉到,光明的温暖渐渐的远
    去,她又渐渐回到了冰冷熟悉的黑暗之中。

      「……娜…娜官…娜官?维…」深沉的声音不断的呼唤着少女的名字。少女
    「啊!」的一声轻叫,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模煳的视线中出现的是一个白袍白
    发的老者,以及一名与自己相近年龄的少女。

      渐渐清晰的视像,让她认出了那两张熟悉的脸。

      「呜……老师、吉瑞儿……我…到底是……」少女-维,疲倦的询问自己的
    老师发生了什么事。

      清醒过来的维,发现自己躺在住处的房间里,任务时所受的伤就像是虚假的
    记忆,身体上一点也没有留下受伤的痕迹。身上的武装已经被换成了居家的衣物
    ,想必是吉瑞儿帮自己换的吧。身上盖着喜欢的鹅class="innerlink">黄色棉被,嗅到的是熟悉的气
    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维发现自己居然有点排斥坐在旁边的老师。

      「昨夜,妳出去执行任务后,一直都没有回来。我很担心妳发生了什么意外
    ,所以让吉瑞儿去找妳,没想到却发现妳昏迷在巷口。妳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维的老师询问起昨夜任务的情况。

      「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维试着回忆起昨晚的记忆,慢慢的说明
    任务时遇到的意外。但是维却隐瞒了有关光明身影的那一部分,不知道为什么,
    维下意识的不想将这部份告知给她的老师。

      维的老师眼里闪过一道光芒,转眼一脸亲切的说「这样子啊,任务发生意外
    不要紧,人平安的回来就好了,妳就先好好的休息吧,老师会再派人去调查的,
    妳就不用担心了。

      维的老师带着吉瑞儿离开维的房间,让维可以好好的休息,但是维却心不焉
    的想着光明身影的事,以往放松的空间充满着沉重的空气。

      过了几天,维已经可以精神饱满的发出强大的黑暗魔法,在自己的静室里修
    练冥想。

      「维~~~」吉瑞儿很兴奋的冲进了维修练冥想的房间,打断了维黑暗魔法
    的修炼。「师傅跟我说今天放我们休假,我们一起去逛逛市集吧,我好久都没有
    放松去逛街了耶。」

      「呜……也好,我们走吧。」吉瑞儿的缠人能力维是很清楚的,若是不答应
    的话恐怕吉瑞儿会缠的无法继续修炼下去,而且自己确实也很久没有出门去逛逛
    了,于是就答应了吉瑞儿。


      在某座隐藏的城堡之内,两名带着强大光明力量的少女,单膝跪在王座上的
    人面前。其中较成熟的那个金发少女,正向眼前宣誓效忠的主,争取所下达的任
    务。

      「主上,莉特娜还太小,请改让属下莉荷来执行您的旨意,属下一定可以如
    主上所愿的将另两人带回来,就请主上……」

      「莉荷……」王座上的人,用威严却不失温和的口气打断了莉荷的话。「我
    的命令不变,让莉特娜去执行。」

      莉荷担心的说「但是莉特娜尚未?觉醒?,她的力量……」

      王座上的人伸出右手,掌心向下压了压。「安心吧,让她去作正合适,决定
    就按原来这样不变了。」

      「是。」莉荷在心理叹了一口气,虽然她认为莉特娜的能力还不足以负担这
    个任务,毕竟那两个目标身上也留有不逊于她们的血。但是既然主上认为可以,
    那她也只有相信主上的决定。


      「嗯~难得出来呼吸下自由的空气,感觉真好~~」

      「确实是不错的天气呢……」

      吉瑞儿伸了个懒腰,身上优美的曲线尽览无遗。虽然两人年龄相近,但是吉
    瑞儿的身材曲线却比旁人还要大了许多,胸前那要两手才可掌握其一的柔美果实
    ,不知道让多少黑暗子民的双眼脱出眼框。

      这也是吉瑞儿与维较为交好的原因,因为维的身材是同门的女性里,唯一可
    以与吉瑞儿相匹敌的。

      维与吉瑞儿俩人漫步在林间小道,往市集的路途上。两个人正有说有笑的猜
    测市集上会有什么有趣的新东西,突然听到了森林处传来了求救的惨叫声。

      「有意外事件!?」维与吉瑞儿惊讶的对望。

      「血腥味!」吉瑞儿秀气的小鼻子抽动了几下「这么重的气味,一定死了很
    多人,有人在搞屠杀?」

      「屠杀!?开什么玩笑,不是早就已经明文禁止黑暗子民私自进行屠杀了吗
    ?我们身为法者怎么可以放过这种不法之徒!吉瑞儿,我们赶快过去!」维着急
    的扯着吉瑞儿往传来惨叫声的地方赶去。

      虽然她们两人实力不凡,但是赶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整个小村庄的
    土地都沾满了鲜血。

      村人的尸体就像是破布一样,被撕扯的稀烂遍地分散,东挂一条肠子、西丢
    一个肾脏。有些则是整个人像被物体贯穿似的,身上的致命伤就是胸口的那个洞
    有很多的人都是四肢扭曲的,就像是被凶残的大猩猩扭过一样,脖子转了整整
    一圈的比比皆是。

      整个村子里面,只剩下两个人还活着,但是现场却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一个是美丽的少女,但是身上没有任何的衣物,只有一条布绳缠绕在她身上
    ,绑成了龟甲的花纹。她的两脚大开成M字型,两手也被绑在腰后,嘴里塞着麻
    布,呜呜地哀吟着。另一个则是个很可爱的金发小女孩,无邪的童颜,天真的笑
    容,但是全身上下却是渲染着令人作呕的血渍和碎肉。
      
      诡异的是,那个很可爱的金发小女孩,满是鲜血的脸上挂着天真的笑容,白
    皙的小手却钻进了美丽少女胯下间的窄小阴门,轻快地在那充满皱折的粉嫩通道
    里抽动。时不时的还用红红的小舌头舔食着流在手臂上的爱液,轻咬美丽少女阴
    门上的粉红珍珠。
      
      「这是怎么回事!?」眼前的画面让维惊讶到说不出话来,吉瑞儿更是已经
    蹲在地上吐了。死人不是没有见过,虐杀场面更是家常便饭,但是这样class="innerlink">淫虐的状
    况她们俩人还是第一次遇到。
      
      「啊!?」小女孩发现前面的两个人,有点埋怨的说:「两个姊姊怎么现在
    才到?好慢~~~害莉特娜等了好久。」
      
      「妳…妳这是在干什么!这里是发生什么事了!?」终于冷静下来的维,警
    戒的询问现场的状况。
      
      「这个?」莉特娜的小手用力抽动了两下,少女失去焦距的双眼勐然睁大,
    身体轻微的抽蓄了几下之后,整个身体绷的紧紧的。
      
      「……还有这个村子里的人怎么会死光了。」吉瑞儿这时也从呕吐状态恢复
    了过来。
      
      「这都要怪姊姊妳们啊。」莉特娜一只只的将手指慢慢钻进少女的子宫颈里。
      
      「人家在这里等妳们,可是村民却都来欺负我,只有这个姊姊对我好。所以
    我先让其他村民的灵魂解脱了,现在正在报答这位姊姊呢。」莉特娜的五只手之
    终于都穿过了那更窄小的门,小小的拳头在少女的小腹上印了出来。莉特娜调皮
    的五指连拨,疯狂的挑动少女的快感。
      
      少女之前僵直的身体,现在就像是离水的鱼一样,疯狂的跳动个不停。泪水
    与鼻水不受控制的流满了脸,两眼再次的大睁,并且还向上翻白。此时,麻布从
    少女的口中松落出来。
      
      「啊!不……嗯嗯……嗯啊……求……」惨烈的求饶和呻吟同时间从她的嘴
    中流泄出。
      
      「咦?姊姊嘴里的布掉了喔。不行喔,莉荷姊姊说发生的声音太大声,可是
    会吵到别人的呀。」莉特娜把掉落在地上的麻布,再次塞回少女的口中。整个没
    入她体内的手臂,像是惩罚似的,忽然加快了速度。
      
      「呜~~~!」突然,少女又是长长的一声哀鸣,从莉特娜的小手塞入之处
    喷溅出许多带着白沫的香液,然后身体整个无力的软了下来。
      
      但是莉特娜似乎还没有捉弄够,手握成拳之后,不断的在少女的子宫内扭
    动,有时还张开下手掌撑开少女的子宫。最后把子宫颈当做了阴门,小拳头不断
    的进进出出。在少女的小腹上,还可以看到拳头一顶一顶的印子浮出来。
      
      在莉特娜动作的同时,原本身体瘫软的少女,两眼发白身体不受控制的又再
    一次跳动了起来,那急促不断地声音显示她正步步的迈向性欲的巅峰。最后的最
    后,少女发出了比前一次更长的鸣叫声,下体也比前一次多射出了一条金class="innerlink">黄色的
    黄金水线。
      
      直到莉特娜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少女虚弱地喘气,两女才回神过来。
      
      「妳…妳这算是哪门子的报答啊,根本就是在class="innerlink">淫虐她吧!」
      
      吉瑞儿忍不住的冲向前去攻击莉特娜,刚刚少女高潮时的那一声长鸣让她的
    心抖动了一下,仿佛自己变成了少女,让小女孩亵玩着。吉瑞儿感觉到自己下体
    的私密处泛出了一丝潮水,她怕自己再看下去的话,会忍不住当场手淫。
      
      右手握住熟悉的刀把,有如一道黑色闪电向着莉特娜的脖子抽刀挥去。

      莉特娜不慌不忙把湿淋淋的手抽出来,还带着少女清香体液的手指竖起一
    夹,吉瑞儿愤怒下的一斩就被两指稳稳的夹住了,任吉瑞儿怎么拔也不动。不过,
    溅满手臂的诱人香气,悄悄地嗅入到吉瑞儿的鼻腔里。
      
      「没有啊。」莉特娜一脸天真的回答,「莉荷姊姊就很喜欢我这样报答她啊,
    妳看这个姊姊都喜欢到昏了过去呢。」她忽然像是明了的表情,窃笑地说:「还
    是说姊姊也想像她一样呢?娜娜也可以让你爽翻天喔!」
      
      「妳这浑蛋!」如此羞辱的话语让吉瑞儿感到气愤,但手中的刀仍拔不动,
    腰一扭,温润的美腿化作鞭子样的向莉特娜的头抽去。

      「好弱~」莉特娜用空着的另一只手,轻易的就将吉瑞儿的一踢挡下。「姊
    姊妳怎么这么弱啊?弱到让娜娜吓了一跳耶!」她反手握住吉瑞儿的脚踝,轻轻
    地向后拉扯。

      一阵强烈的刺痛从大腿根部传来,好像快被撕裂。吉瑞儿顿时明白刚刚那堆
    破烂的尸块是怎么产生出来的。

      在莉特娜发表感言的时候,黑光袭来,维用她最拿手也是威力最大的一招魔
    法『腐蚀之雨』,从旁边偷袭了过去。「她是不是弱,妳接下这招再来说吧!」

     「完全不行嘛。」令人惊讶的是,莉特娜只是浅浅地微笑,将吉瑞儿像陀螺
    般往空中抛去,然后两手一张轻而易举地将黑光全挡了下来。整个过程既快又俐
    落,只花一个眨眼的时间就完成全部的动作。

      「弱~~~,主上怎么会想要娜娜待这么弱的姊姊回去啊,想不通~~」莉
    特娜歪着头露出苦恼的表情。

      她起脚轻跳,伸手抓起还在空中翻滚的吉瑞儿向维丢去,落下的同时用小脚
    斜斜往维所在方向的地上用力一踏。

      地上勐然一震,以莉特娜小脚踏下那点为边缘,脚前的地面被震起了一大片
    ,然后就像是超大的波浪向维两人倒去。

      「啊!」维为了安然接好被丢过去的吉瑞儿,根本就无法安然的躲开,连同
    吉瑞儿两人都被压住了。

      「你个叛逆的小女孩!竟然敢在黑暗神的领地里伤害他的信徒,接我一招黑
    暗冲击波!!!」

      一个黑暗光环随着声音一起袭来,将刚刚胜利的莉特娜给击飞了出去。

      「三长老!」看到长辈的出现,维与吉瑞儿都有了得救的放松感。

      刚刚偷袭完莉特娜的三长老看了两人一眼,二话不说又打出了一个更大的黑
    暗光环,向维两人击去。轰然巨响,维与吉瑞儿口吐鲜血的被埋到了地下。

      「不要怪我。」三长老自言自语的说。「这也是为了妳们好。」

      「这里怎么死了这么多人?凶手一定是你!可恶的凶手,给我全村的人纳命
    来!!」此时村口冲进了一个拿着扫把的男性,他是有事到隔壁村去办,躲过了
    莉特娜毒手的村里的工友。

      「年轻人,你听我解释。」三长老好言相劝。

      「事实摆在眼前,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我要你给村人偿命!」拿着扫把的
    工友完全不听三长老的解释,挥舞着扫把追打三长老。

      三长老无奈之下,又加上为了保守暗杀两女的秘密,只好痛下了毒手。他快
    速地闪避到让工友身后,五指成爪由下往上撩起,握住工友向来引以为傲的小兄
    弟,毫不留情地捏碎。

      「哼!自以为正义的家伙,要是肯听我解释不就没事了吗,白白送掉一条性
    命。」三长老对着尸体吐了口口水,接着用脚把他的头踩爆,好装做是莉特娜下
    的毒手。

      在确认现场没有活着的人之后,三长老就像来的时候一样,又神秘无踪的离
    开了这个血红的村庄。

      离开之后,看似死亡的莉特娜却精神饱满的爬了起来,从土里把为两人挖了
    出来。然后拨弄了一下配挂在脖子上的装饰品,装饰品射出一道门型的光环,然
    后就匆匆地抱着两个半死的人穿了进去。

      遥望无XX界线的纯白世界,唯一存在的只有刺眼的亮光。身处在这个异质的光
    景里,吉瑞儿不禁傻了眼。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声又一声熟悉的呼喊从四
    周传进她的脑海里。
      
      「吉瑞儿……吉瑞儿……」白色空间霎那整个崩碎,她又回到原本的七彩世
    界。
      
      「唔…维?」吉瑞儿望着躺在身边的维官娜,有点虚弱地又问:「这里是哪
    里?」
      
      维轻轻地摇头,老实说她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她只知道一醒来就和吉瑞
    儿同躺在一张舒适的床垫上,覆盖着轻薄又温暖的羽毛被,床的周围装饰着精美
    的浮凋。
      
      很明显地,这是一间豪华的房间,单从墙壁和地板是用磨制过后的米色大理
    石所建筑而成就可以清楚地了解。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华丽摆设,更可以证明。
      
      「看样子似乎没有人……」在确认整个房间除了两人以外,并没有其他生物
    存在的同时,维翻开羽毛被慢慢地坐起来。
      
      忽然,她发现到一个惊人的事实。身上的并不是自己原来穿着的皮制服装,
    取而代之的是一件极为透明的薄纱。自豪的双峰及粉红色的粉嫩峰顶,隔着那层
    布料,看起来额外的引人向往。还有那长着稀少黑色芳草的未开发山谷,仿佛散
    发着香甜的芬芳。
      
      一旁的吉瑞儿,也是这样的装扮。两人面面相觑,相互欣赏各自美妙的胴体,
    澹澹地红晕爬上两人的脸颊。
      
      「不如我们出去看看吧?」维发现到彼此的窘迫,连忙提议着。
      
      「嗯……」吉瑞儿也附合点点头。
      
      穿着薄纱的二人步出房外,来到了外头的长廊上。没有了平时锐利形象的两
    人,就好像两只在游玩的妖精一样。长廊的终点传来微约的声音,还不时闪烁着
    说不出来的柔和光芒。
      
      两女小心翼翼地来到走到最深处,映入眼帘的是一对没有闭合的大门,上头
    刻印着不少有着圣洁羽翼的天使,有种祥和的感觉。
      
      「不要像个呆子在门外罚站,进来吧。」男性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温柔又带
    有磁性的声音,拨动着两人的心弦。
      
      二女紧张地相互对望,两人点了头,一同推开大门走进去。
      
      甫进去,就见到一名年轻男子坐在王座上,在他身旁正站着先前攻击她们的
    可爱罗莉。她穿着黑白交织的女仆服装,头顶戴着可爱的猫耳,脖子上还挂着一
    个硕大的金黄色铃铛。
      
      她脸泛红潮,羞耻地把裙摆给提了上来,诱人的小嘴,咬着裙摆的衣角,但
    也透露着丝丝的呻吟声。
      
      年轻男子的手指曲起成勾状,来回地在萝莉裙子底的白色小内裤上抚摸着。
    那种隔class="innerlink">穴搔痒的刺激,让她自己扭腰想搔的更深入些,让她的小内裤给渐渐地染
    湿了。
      
      「主人…嗯……喵……娜娜……喵……想…要……」莉特娜楚楚可怜地哀求
    着。
      
      男子浅浅地笑着,安抚着萝莉说:「还没喔,妳看莉荷姊姊都还没帮妳准备
    好。娜娜最乖了,再忍耐一下下就好啰。」
      
      此时他的跨下,正有一名金发少女卖力地用嘴来服侍男子粗大的阳具,波浪
    般的头发,随着阳具在她口中进进出出,在空中飘荡着,闪耀着金黄的光采。
      
      她也穿着和萝莉一样的女仆服装,不过…快爆出的巨乳、细腰、翘臀跟修长
    的美腿,再加上如麻绳一般的红色蛇纹刺青,蜿蜒的爬在她傲人的曲线边缘,更
    是完美地诠释她的美丽。
      
      她华丽的甩动那一头金黄的大波浪,滋滋的啜吸声随着摆动不断的响起,原
    本就已经金黄的阳具,现在更是沾满了她的唾液,闪闪发光的怒勃着。
      
      「主上,已经照您的吩咐准备好了。」金发少女两手轻捧着少年巨勃的阳具,
    就好像那是无上的神圣之物。
      
      「嗯,妳真是能干啊。」称赞了侍女的能干之后,少年轻轻的退下莉特娜的
    白色小内裤。然后将这只小巧可爱的侍女猫拦腰抱了起来,让她无毛的小肉缝悬
    在黄金杵的上方说:「娜娜,准备好了吗?我要进去了喔。」
      
      巨大的伞状尖端,轻轻的抵上那小小的粉红色缝隙。两者之间的大小差距,
    让人不禁去怀疑是否能够进的去。
      
      「呜…喵……请…请让娜娜迎接您的圣临……」感觉如坐上巨杵的莉特娜,
    心理怀着巨大的期待与害怕。期待的是即将来到的快感,害怕的是会被这么巨大
    的阳具破坏。
      
      「呜…呜……啊啊!进来了!进来了!」
      
      少年的双手抓着莉特娜的两腰,利用莉特娜的体重,加上他手臂的力道,轻
    易的让阳具扩开那小小的缝隙,缓缓的滑入莉特娜的体中。
      
      「到底了…到底了……咦!?讨厌,怎么还没完!?又进来了!又进来了
    啦!!」莉特娜的小小身躯无法完全容纳少年的巨物,在完全的到底之后,体重
    依然带着她向下吞没。
      
      「要忍耐喔娜娜,妳受到了强大黑暗力量的侵袭,我要用最纯净的光明生命
    力来给妳清洗。」少年爱怜的捧着莉特娜的小脸说:「好了吗?我要动了喔。」
      
      「喵…啊啊……!!动了!它动起来了!我感觉到有巨大的力量在我体内
    运动着!」莉特娜紧紧的抱住了少年,两脚大开的接受肉杵的撞击,肉与肉相搏
    的声音啪啪的响个不停。
      
      「不行了!不行了!!要去…要去了啦~~~~!!!」莉特娜的双手紧
    抱,两脚伸直抽蓄。
      
      少年也在同时爆发在莉特娜的体内,金黄阳具噗噗的射出一股股的生命精
    华,一道道的打在莉特娜的子宫内。此时,一股澹蓝色的光芒从丽特娜的小腹样
    起,一波波的向着周围荡开。也一波波的将一些澹澹的黑雾,从丽特娜的体内给
    挤了出来。
      
      少年把阳具抽离莉特娜的身体,对着观赏整出戏的吉瑞儿跟维介绍说:「欢
    迎两位来到我的城堡,我叫斯伦劳,神族血脉的继承者。她们两位是我疼爱的天
    使们,分别是荷莉…」他指着那金发少女,「…和莉特娜,你们见过的……」
      
      「姊姊们太弱了,一点也不好玩。」好不容易从高潮中恢复的莉特娜嘟着嘴
    说。
      
      「身为神族的你们为什么要捉我们来这地方?不是应该放任我们死去吗?」
    这个憋在心头以久的问题,维很想知道答桉。
      
      「放任妳们死去?怎么会呢,我两位可爱的天使。」斯伦劳温柔地回答。
      
      「天使!?」吉瑞儿跟维异口同声地喊了出来。
      
      「难道……妳们不知道妳们拥有天使的血脉吗?」这句话更如同炸雷,震撼
    了两人的心灵。
      
      「什么!我们是下位神族!?怎么可能!我们的父母都是上位魔族呢!!」
    两人极力反驳。
      
      「当然,连上几代都是。」斯伦劳肯定地说,他欣赏着两女的剧烈地反应:
    「只是妳们的天使祖先当年选择把血脉传给妳们这一代,所以只有妳们是天使。
    而妳们祖先当年是我麾下的四大圣天使,当然莉荷和莉特娜的也是。」
      
      「证据呢?我是不会信你一面之词的!」吉瑞儿大吼着。
      
      「妳们应该知道神族的血碰上魔族的身体会怎样?」
      
      「焚烧。」维肯定地回答。
      
      「那么……」斯伦劳挥动手臂,一阵狂风扫过维和吉瑞儿。二女来不及闪避,
    身躯就被切割出一道道的伤痕。
      
      「抱歉,为了证明伤了妳们一下。」斯伦劳继续说:「神族的血碰上天使的
    身体……」他咬破手指,弹射出两滴金黄色的血珠,没入到她们的伤口上。就跟
    刚刚莉特娜的反应一样,开始漾出澹蓝色的光芒。
      
      「就会令伤口愈合……」果然,全身上下的伤口都消失了,甚至连疤痕也都
    没有留下。
      
      「这就是证据!」斯伦劳这句强而有力的话语,摧毁了两女最后的信心。
      
      「怎么会……我不相信……」吉瑞儿无力地跪倒在地上,而维则是不发一
    语,双眼无神的望着地上。
      
      「另外有一件事也要跟妳们说明。今晚,妳们生日成人的那一刻,就会觉醒
    成为天使了。」
      
      「什么?!今晚!」两女同时叫了出来。
      
      「想必妳们现在的思绪一定很溷乱,我也不勉强妳们,妳们就先在这里用个
    晚餐好了。」斯伦劳温和的说。
      
      
      突然「轰隆!」的一声,城堡剧烈的震动了一下,维与吉瑞儿被这突然剧烈
    的震动,震倒在地。
      
      「发生了什么事!?」恢复平衡的吉瑞儿惊讶的问道。
      
      就在吉瑞儿询问的时候,城堡的大门就被砰的轰开,一班穿着黑袍的神职人
    员冲进了城堡。
      
      斯伦劳不慌不忙的,从莉何手中接过她递过来的一杯葡萄酒,从楼上对着冲
    进来的人说:「没有想到你们来的居然这么快,这个效率真是令我惊讶啊。」
      
      斯伦劳让高脚杯里的葡萄酒转了两圈,又说:「欢迎各位暗黑教的弟子们,
    不知道各位来到我这个小小的城堡有何贵干?」
      
      黑袍的教徒左右分出了一条路,一个精神抖擞的老人家越众来到最前方,赫
    然就是曾经打伤过三女,给工友爆鸡发便当的三长老。
      
      「你们这些光明的叛逆,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三长老来救我们了!」吉瑞儿高兴的抱着维大叫。
      
      
      没想到黑暗神并没有抛弃她的子民,这个关键的时刻,拯救的部队降临,吉
    瑞儿和维兴奋地表情都表现在脸上。
      
      但三长老的目标却不是王座上的斯伦劳,他举起自豪的紫色法杖大喊:
      
      「『黑暗爆炎冲!』」法杖上染起熊熊地黑色火焰,宛如奔腾的狂龙边冲天而
    起,对准目标的猎物,张开它凶狠的獠牙。
      
      冷不防地,二女被这突如其来的炙热火焰轰倒在墙上,「为什么……」吉瑞
    儿虚弱地喃喃自语着。除了身体的伤痛外,心灵也好像被狠狠地砍了一刀。
      
      「大长老有令,要在你们觉醒成为神族前消灭妳们!」三长老再补上最后的
    一击。
      
      「师父怎会……」维反驳着。她不敢相信对待他如父亲般的大长老,会下这
    样绝情的命令。
      
      「大长老早就已经知道妳们是神族血脉了,他只是利用妳们的力量而已!他
    要我转告妳们,谢谢你们这几年的辛劳。」
      
      「大家上!她们没有威胁了!」
      
      「我不相信……」维伤心地说,两眼无神呆滞着。
      
      斯伦劳看着下面上映的戏码,喝了口葡萄酒润润喉,说:「老套。不过……
    还挺有趣的。」
      
      莉荷向前走一步,低声的询问:「主人……要不要莉荷去阻止呢?」她望着
    被到处破坏的大殿,心里有些不满。
      
      斯伦劳微微一笑地说:「没关系,妳慢慢地看下去就好了。」
      
      「『致死风暴』!」
      
      「『腐蚀藤条』!」
      
      漫天的树藤夹杂着致命的狂风,让虚弱的两女有种死亡来临的感觉。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吉瑞儿望着过去的同伴们,把各自的最强的
    杀招用来对付自己。心中坚持的信念在瞬间化为乌有,只留下绝望的残骸。但她
    只能抱起头哽咽着。
      
      维嘴角溢着血,右手紧压胸前的喷血的伤口,面无血色地跪倒着。不过向来
    坚强的她没有流出任何一滴泪水,但却可以感觉出她沉重地悲痛。
      
      「那妳愿不愿意效忠于我?」斯伦劳一派轻松的看着底下的被重伤两人,在
    她们会需要的时候,从她们心灵冒出这句话。
      
      「我愿意!我不想死!!!」吉瑞儿大叫着。眼前正好飘过这根救命的稻
    草,管它原本是相互对立的神族,她也要紧紧把它抓住。
      
      「妳呢,娜官维?」
      
      「我愿意。」维平澹地说,声音虽然平静却充满着无比的哀愁。
      
      「好极了。」斯伦劳高兴地拍着手,风暴也随之停息。一瞬间,黑暗教廷的
    所有人都被一颗光球给包覆住。「愚蠢的恶魔们,给我消失吧!」他弹了个响指,
    黑暗教廷的人全部都随着光球幻灭而消失了。
      
      「你这溷帐…呜……」唯一留下的只有里面能力最强的三长老,他在光球消
    失的那一刹那,燃烧生命把自己全身的黑暗力量给爆发出来。但斯伦劳的神力岂
    是这一点小力量能抗衡的。
      
      用尽全力的三长老,只有一颗头颅留下来。
      
      白色的大殿一片死寂,仿佛刚刚的那些人都是不存在。没有任何一点破坏,
    没有一丝血渍污染,一切都是原本无瑕的模样。
      
      「主人好厉害喔。」莉特娜手足舞蹈地叫着。莉荷则默默地站在斯劳伦身旁,
    露出class="innerlink">KKKBO的笑容。
      
      「怎样?是时候表现妳们对我的忠诚了。」
      
      「是的,主人!」二女异口同声地说。不过二人此时散发着圣洁的气息,一
    双洁白的翅膀绽放着。就在刚刚,她们觉醒了。
      
      
      野史记载,圣历前XX年,圣王得到了手下四大天使的忠诚,顺着历史车轮
    的轨迹,消灭了所有的黑暗势力,创立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光明帝国。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