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父女奇淫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8:11   


    小可,你看你的家,怎么这么乱?我一进到女儿的家里,看到到处都是东西,我皱着眉说道。

    爸,你来了,太好了,快帮我收拾一下吧。小可边抱着她那只有一个月大的儿子笑嘻嘻地说道。

    你把我当保姆了?我开玩笑地说。

    爸,你帮人家一下嘛,好不好?小可哀求道。

    小可是我唯一的女儿,刚刚生完孩子才一个月。她妈妈在小可很小时就和我分手走了,我和女儿是相依为命一起长大的,为了怕女儿受委屈,我一直没有再婚。

    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这孩子从小就被我宠坏了,只好帮她收拾起来,小可高兴地在我周围转悠。人们常说女人生过孩子后体形就变了,现在的小可的身体也的确有些改变。屁股和腰变得更加丰满性感了。变化最大的就是她的乳房,因为没带乳罩,隔着衣服也能看出来在她走路时两支乳房乳一晃一晃的。但小可的腰并不显得臃肿,依然很有形,而且还是那么柔若无骨,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诱人。

    小可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不光摸样长得漂亮,尤其让人喜欢的是她那170mm的性感修长的身材,配上飘逸的及腰长发,每次上街都成为男人注视的目标。小可的屁股很丰满,后臀微微上翘,给人一种圆滚滚肉鼓鼓的感觉。腰细而柔软,因此走路时屁股的扭动幅度就大了一些,这就更加衬托出她臀形的肥美,自然地透漏着一股诱人的浪劲。在后面看小可走路更会勾起男人的欲望。小可不属于纤弱苗条的病态美人,脸蛋也不是那种娇小型的,很有一股李嘉欣的味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一米六十的我怎么会有这么高个的女儿?

    小可的老公志强也长得很英俊,和小可也蛮般配的。志强的公司在三峡水库的建设中负责其中的一个工程,还是个工程的负责人,因此在三峡的工程开工后不久,志强就吃住在工地上。就算小可要生产时,志强也只是请了十天的假照顾小可。

    小可没有人照顾,就打电话把我找来,让我来照看一下。

    没想到我来一看,小可的家里真是又脏又乱,没办法,我只好暂时由爸爸变成了保姆。在我的一通大干快干下,小可的家里又恢复了清洁有序。

    小可看到家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高兴的走到我跟前,抱住了我脖子,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爸,你真好!小可的嘴唇软软的、湿湿的,贴在脸上很上舒服,我的心头一荡,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我忙推开了小可,说:去,去,去,跟小孩子一样。其实小时侯小可也经常这样的,但今天的感觉却不一样。

    小可蹶起小嘴说:人家感激你嘛!我说:我可不敢用你感激,只要你不再让我做家务活儿就行。我们正说着,小可的孩子哭了,小可忙进去把孩子抱了出来。小可的儿子虽然刚刚满月,但长得很胖,这可能和小可的奶水充足有关吧,小孩子长得很可爱。

    小可也不管我在,拉起了衣服,露出了一只乳房,把鲜红的乳头塞进了小孩的嘴里。小可的乳房很大,发着耀眼的白光,直看得我有些头晕。小可也注意到我的眼睛盯着她的乳房看,撅起嘴娇嗔道:爸……。

    我也有些发窘,眼光离开那眩目的丰乳:你,你喂小孩挺在行的吗!小可对我做了个鬼脸。

    吃完晚饭,小可看到我要走,对我说:爸,你一个人住也挺不容易,不如搬过来住吧,咱们俩个也好有个照应。我忙说:那可不行,爸爸还有工作要做呢!

    小可扁扁嘴说:你的工作我还不知道,不就是坐在家里上上网,写写文章吗!

    我实际是某个杂志的新科技类的自由撰稿人,每天在家写写科技评论。刚过五十岁的我目前还是独身一人。

    我是个性欲很强的人,但我不喜欢那些烂交的小姐(当然我也曾上个几个不错的小姐),我有个相好——阿梅,算是一个性伙伴吧。阿梅是我一个朋友的老婆,人也长得满有味道的,她绝对是一个正经人家的女人,除了我她在外面没有别的男人。

    阿梅最让我着迷的还是她接近170cm的身高和性感修长的身材。虽然她已经结婚10年了,但保养的很好,还象27、8一样,女人味十足!因为老公的原因,至今没有生育过。这也成了他们夫妻的一块心病,但这倒保持了她性感诱人的身材。她对我还是非常信任和尊敬的,在一次酒入愁肠后开玩笑般地要向我借种。我也是酒精烧的,在阿梅烂醉后把她带回家,然后就爬到了她的身上,整个晚上我趴在她的身上,干累了就歇,歇足了再干,在她身上过足了瘾。要知道,压在比自己高大的漂亮女人身上干她,是一件既过瘾又刺激的事情。阿梅虽然一直有些烂醉,但身体还是有反应的,否则即便她长着一身细嫩丰满的白肉,我也不会有兴致连着干她的。当然我不会真的让她怀孕,那可是容易出事的。

    好在阿梅清醒后不但没有怪我,也没有非得要怀孕,倒是经常趁她老公不在时来和我约会。我和阿梅每隔一、两周都要做一次爱。或在我家或在其它地方,按她的话说就是和我做爱特别过瘾,不象他的老公,人高马大却长了个小东西,人样蜡枪头。这也是我不想搬来小可家的一个原因——联系阿梅太不方便了,而我又不是个可以没有女人的人。

    小可看到我不愿意,有些着急,抱住我的胳膊撒娇地晃着:爸,你说好不好嘛?我的胳膊被她抱在怀里,小可那两个丰满的乳房压在我的胳膊上,她的身体的体温和那种柔软的感觉从胳膊传过来,弄得我身体有些发热。我忙说:我再考虑考虑吧。就赶紧逃离了小可的家。

    我最后还是决定搬去小可的家,谁叫我一直宠着她呢!我先把阿梅约了出来。本来她老公在家,她有些犹豫,但一听我说要出门,可能得很久,就急忙赶来了。这一晚我缠住阿梅不让她回去,在她身上干了半宿。

    第二天,我简单地收拾了些东西,带上我最重要的笔记本电脑,来到小可家。小可对我的到来当然是满心欢喜。小可家是二房一客厅的结构,我就住在了另外的一个房间。

    小可负责一日三餐的饭菜,我负责收拾房间的卫生。住在女儿家倒也清闲。

    一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书,小可穿着一件睡衣走进来,手中端着一杯奶,对我说:爸,你把它喝了吧。我问小可:是牛奶?小可脸一红摇摇了头,说:什么牛奶,是人家的奶。我一愣:是你的奶?小可点了点头:当然是啊,人家的奶太多了,宝宝又喝不了,每天晚上都胀得很痛,晚上睡觉前,我都要用吸奶器把它吸出来,以前都扔掉了,今天我忽然想到你,扔掉多浪费,不如让你喝了,书上不是说,提倡母乳喂养嘛,说明人奶是最有营养的啊。

    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那杯奶,有些结巴:你是说,你说让、让我喝你、你的奶?我、是你爸爸啊!小可不以为然地说:就是喝个奶嘛,和爸爸有什么关系?说着把那杯奶放在了桌子上:放在这儿了,喝不喝,随你啊。说着回她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望着那杯奶发愣,小时候吃过母亲的母乳,但那时太小,没有什么印象。我也觉得把这杯奶扔掉了有些可惜,人家都说当年大地主刘文采就是喝人奶长大的,但让我喝自己女儿的奶水,我又觉得这件事挺荒唐。

    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把那杯奶端起来,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一股奶香扑面而来。我用舌头舔了舔,虽然不象牛奶那样甜,但却有一股特殊的甜美味道。反正不喝也就扔掉了,再说喝了也就我知,小可知,别人也不会笑话,干脆就把它喝掉。于是张开嘴,大口地把整杯奶都喝掉了。

    躺在床上,想想也觉得可笑,怎么大年纪了,居然还喝了自己女儿的奶。

    第二天,小可也没问我是不是喝了那杯奶,只是晚上的时候,又送来了一杯奶,我又把那杯仍带有小可体温的奶喝了下去。

    自从我喝了小可的奶水之后,我就总有一种不可抑制的想看小可乳房的冲动,但理智告诉我,那是女儿,是不能这样的。

    但在小可喂宝宝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盯着她的乳房看了个够,小可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想法,每次喂奶时都把整个乳房露出来,有时就连另外一只没有喂奶的乳房也露出来,用手捏弄着,仿佛在象我示威。

    一天晚上,小可又把一杯奶送过来,却没有立即走。以前小可送奶过来马上就走了,可这一次没有走。小可用眼眼看着我,小可今天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睡衣,可能清楚地看见她没有带胸罩,下面的小三角内裤也隐约可见,美妙丰盈的成熟肉体几乎清晰可见。咳!我心里叹息一声:这么诱人的身子,真是便宜了志强这小子了!

    我见小可没走,我也不好意思当女儿的面喝她的奶。小可看我没喝,就对我说:爸,你快喝啊,一会儿就凉了。我些不好意思地说:你在这儿,我…我喝不下。小可哈哈大笑起来:爸爸还害羞啊?说着端起那杯奶,送到我嘴边,我只好张开嘴,把它喝掉。

    小可这么近距离地站在我面前,透过睡衣,可以清楚地看见小可粉红色的乳头,闻到小可身上传来那种熟透了的女人的体香,真有些晕了。小可看我喝完奶,调皮地对我说:爸,好喝吗?

    我说:好喝不好喝,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小可说:哪有自己吃自己奶的?说着突然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我去睡觉了,晚安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弄得我愣愣地坐在那儿好半天没反过劲来。

    没过几天,晚上小可突然来到我房间,模样有些着急,对我说:老爸,我的吸奶器坏了。我说:明天买一个不就得了。小可急道:那人家今天晚上怎么办?我说:忍耐一下,明早我就去买。小可跺着脚道:不行的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夜里涨得很难受的!

    我说:那怎么办?小可脸一红,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好半天才低着头怯生生用地说:你、你以前没有帮过妈妈吗?志强都是帮我用嘴吸出来的,反正你也要喝的嘛!

    我一下就跳了起来,说:什么?你说……你说让我用嘴把奶吸出来?小可抬起头,看着我点了点头。我说:天下哪有爸爸吃女儿奶子的?不行!

    小可看到我的样子,有些着急,说:吸吸有什么关系嘛,再说别人也不知道。我说:那也不行。小可急了,对我说:有什么不行,你常常偷看人家的奶子,你以为我不知道啊,平时人家的奶子都让看够了,再说每天晚上都喝着人家的奶,现在人家有事让你帮忙,又说不行了!

    我一听这些就有些理亏了:你……!随即小可的口气又转变成软求:好爸爸,你帮人家一次嘛!

    说着就拉开了衣服,露出了已经涨大的乳房,在我还没回过神的时候,把粉红的乳头压在了我的嘴唇上,我一下就晕了,下意识地张开嘴把她的乳头含到嘴里吸吮起来。

    小可的乳头很软,微一吸吮,一股甘甜的乳汗就涌入了嘴里。我坐在床边,小可站在我面前,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我感觉到小可的整个乳房贴在我脸上,很柔软,很舒服。很快一侧的乳房的乳汗就被我吸干了,又转到了另外一侧。

    小可的乳房很白,我又有了一种眩目的感觉。双手无措地在床沿上乱抓着。鼻中满是小可的肉体的香味。很快两个乳房就被我吸得变软了,当我吐出小可的奶头时,我发现小可的脸和我一样,红红的。小可在我脸上亲了一下,高兴地说:谢谢爸!飞快地转身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就这样傻傻地坐在床上,嘴里仿佛依然在含着小可那柔软的乳房,真象做梦一样,以前只是和阿梅作爱时也吃过她的奶子,但那感觉和这回却明显不一样,而且也没有奶水年纪一大把了,居然又吃到了年轻女人的奶子,而且还是自己女儿的奶子,咳!我居然吃了自己女儿的奶子!

    第二天,小可并没有催我去买什么吸奶器,我也居然装做不知道。晚上快要睡觉时,小可又来到我的房间。今天我们两个人都尽量表现得自然一些,当我把小可的乳头含入嘴里,小可啊的轻轻呻吟了一下。小可的手开始慢慢抚摩我的头,就象母亲温柔地抚摩自己的孩子一般。

    一会儿,我和小可就都没有了开始时的紧张。随之而来的是兴奋和羞涩。小可见我的手总是在床单上胡乱抓捏,就抓住我的双手圈放在自己的腰间。这是女儿长大后我的手第一次碰到她敏感部分的肉体!我的手有些颤抖,小可的腰身柔软而性感,手感非常舒服。我真的想好好摸一摸,但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我就强忍住了这种欲望。好在小可不会一动不动地站着,她的腰身出奇地柔软,她的上身不动,屁股也经常来回扭动,这样我的手就相当于在抚摩她的身子了,我心里不住地赞叹:小可的身子真是太诱人了!就连我这做爸爸的也禁不住心猿意马啊!志强这小子真的好福气!

    不知过乐多久,我才依依不舍地吐出了小可那早已没有乳汁的乳头,小可也不把衣服放下,挺着大奶子,弯腰又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谢谢老爸!,然后才转身离开,一边走一边往下拉衣服。我的眼睛几乎是贪婪地盯看着小可那扭动着的诱人的大屁股……。

    一天晚上,我们又象往常一样开始了。今天的小可穿着一件T恤,下面穿着一件超短裙。我仍然坐在床边上,小可站在我面前。我主动把小可的T恤拉上去,露出了丰满的乳房,小可的乳房圆鼓鼓的,很是挺实,乳晕不大,小小的乳头呈粉红色,象一粒熟透的葡萄。

    我把小可的T恤拉了上去,小可的两只大乳就完全暴露了出来。小可用手往上扯着衣服,卷起放在乳房的上缘,冲我笑道:怎么,你还能两个一块吃啊?我厚着脸皮不说话,张嘴含住了右侧的乳房,我的右手向上,装做很自然地攀上她的另外一只乳房。小可的身子抖了一下,并没有拒绝,我的手就大胆地在她的乳房上揉捏起来,见小可依然没有表示,我就更大胆了,左手绕到小可的背部在她的腰部轻轻揉摸,并顺着她的腰向下摸到她的臀部,在她圆翘翘的屁股上揉来捏去,虽然隔着短裙,但仍然能感觉到小臀部的柔软和丰腴,捏在手里特别过瘾。

    小可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嘴里轻轻发出啊啊的低吟。当我把她两个乳房里的奶吸光时,小可已有些站立不稳。

    我站起来,小可靠在我怀里,大腿挤靠在我的下身处,小可一定感觉到乐我下面家伙的坚挺了,她的小手一只揽住我的背部,另一只向下,隔着裤子已抓住了我发硬的肉棒,轻轻地揉搓着。我的身子也是一抖:小、小可,不、行的,你不能摸那里啊……小可的小手依旧不停地揉捏我的鸡巴:为什么不行?就行你摸我啊!小可坏坏地笑着。我的心里一下子情欲战胜了理智。我的手从小可的短裙的下摆伸进去,向上摸到了小可圆鼓鼓的屁股蛋,虽然隔着一条小小的内裤,但大部分臀肉都被我抓在手里,我开始用力地抓捏起来。

    我们互相爱抚了好长时间,直到我们二人分开。小可的脸上仍然红红的,带着几分羞涩。

    小可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到我的肉棒把裤子前面支起了一个大大的帐篷,就吃吃笑着说:爸,你看你那里,用不用我再帮你一下?

    我说:怎么帮?小可捂着嘴笑着:你想让我怎么帮啊?我笑着说:我们是父女,只能到此,今天做的已经超出了父女的范围,不能在超过这个界线了。

    小可伸了伸舌头,对我做了个鬼脸。说:好了,老夫子,那你那里怎么解决?要不、要不我帮你打飞机吧……我说:这个就不用你管了,今晚我自己打打飞机,明天去找阿梅解决吧。

    小可不高兴地说:爸,你还和阿梅那个小骚货来往啊?我说:不许你那么说你阿姨!小可扁扁嘴说:那个小骚货才不是我阿姨了,从你们来往的第一天起,我就看她不顺眼,一个不下会仔的母驴,就知道勾引男人!我说:去,去,快去睡觉。

    第二天早上,我就把阿梅约来我家,当然少不了一翻大战,几天来积压在心底的欲望全都发泄在阿梅的身子上了。奇怪的是,当我在阿梅身上尽情宣泄时,总时不时地把她幻想成小可,咳,真是罪过!这一天我特别亢奋,总是干不够,从早到晚,我一共干了阿梅五、六次,美得阿梅眉开眼笑,连说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连续作这么多回呢!她哪里知道我的心理啊!咳,小可,都是小可这丫头闹的!

    本来阿梅晚上要陪我睡的,但我必须赶回到小可家,所以只好送走了有些不高兴的阿梅。

    吃过晚饭,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由于几天里积蓄在体内的欲望白天都发泄在了阿梅身上,所以身体特别的清爽。看来住在小可家里,以后难免会经常被这诱人的小丫头弄得欲火烧身了,好在有宝贝阿梅的身子可以随时供我宣泄,虽然她没有小可那般年轻,但她的身子也绝对诱人,同时做爱的经验也满丰富的。

    我正看着,一个温热的身体贴在了我的背上,不用说,就光从贴在背上的一对没戴胸罩的丰满乳房,我就知道是小可。我没有动,小可也没动,我任由小可就这么贴着。但小可的手却没有闲着,一只手在我的胸口抚摸着,另一只手在我的两腿之间寻找。找到了我的小弟弟后就是一阵揉搓。我的小弟弟很快就站立起来。

    我用手按住了小可的小手,说:小可,不许这样。小可不高兴地说:是不是在那个骚逼的身上发泄够了,就不稀罕我了?她可以吃,我摸摸都不行啊!

    我的头一热,转过身,抱住小可那肉感十足的身子,一边上下其手地捏摸一边说:不一样的,我是你爸爸啊。小可嘟着嘴说:爸爸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说:父女之间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如果做了那就是乱伦,你现在这样,老爸已经非常知足了,那敢再奢求别的啦。

    小可嘟着嘴说:人家这么大了,还用你来说啊?老夫子、老封建!说着猛地扑过来,抱住了我脖子,把小嘴印在我的嘴唇上,小舌象一条小蛇一样渡了过来,和我和舌头绕在一起。

    我的嘴里突然伸进来一条香香的小舌,我也有些懵然,舌头不听话向那条小舌缠去,彼此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嘴唇,小可的小舌在我嘴里任意的游荡。这还是我第一次吻小可呢,我兴奋地一面回吻一面大力地揉捏小可的奶子和屁股。小可的大腿使劲地在我的下身上挤蹭着。好一会儿,小可才抬头向我调皮地一笑:这不算乱伦吧?

    我用手指在小可的鼻尖上刮了一下,笑道:小鬼头。

    哼!小可不服气地撅起嘴吧:用你来教训我啊,你说:乱伦的说法到底是怎么来的?我倒想长长见识呢!

    无奈,我只好搂着小可坐下,给她讲:在很久的古时候,很长时间里,人类是按群而居的,同一个居住群里大都是近亲关系,那时他们的性关系是很宽松的,人们只认为性交就是为了生育,所以在群居的部落母子、姐弟、父女等等也一样可以自由地性交。但时间一长,人们发现:同部落近亲生育的孩子,身体和智力都不如不同部落性交所生的孩子好。慢慢地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的严重了,由于当时很落后,所以人们就认为上天是不允许近亲性交的,否则就会遭到报应:生出不健康的孩子。这样一来,近亲性交就被定义为:乱伦——严禁发生!

    小可听完后,就问道:乱伦真的会遭到上天的惩罚吗?我笑道:当然不会,只是会影响下一代的健康。会被上天惩罚只是人们为了防止乱伦编出来的说辞吧了!啊,我明白了小可得意地说道其实近亲作爱也是可以的,只要不生小孩就行了嘛!我一愣,这种说法我还真没有想过,一时之间,我还真的没有理由反驳她呢。我只好说:你是应该只属于你的丈夫的,别人不应该的!哼!小可忽然冷笑一声他才不这样认为呢!为了他自己往上爬,他连我也舍的出去!我一惊:怎么了?小可又笑了:也没有什么嘛,就是他们领导看见我就直流口水,所以、所以我就陪了他两次。什么!我真是气急了,呼地站了起来志强居然让你和别的男人上、上床?小可连忙把我扶坐下:哎呀,老爸,你生这么大的气干嘛呀,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我不为他生孩子就行呗!再说连志强自己都不在乎嘛!可、可……我的心里依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不痛快,我这么漂亮的女儿居然让别的男人给随便享了,真是气死我了!吃醋了?小可笑嘻嘻地把脸蛋凑到我的眼前这有什么嘛,我又没损失什么!再说啦,男人可以用他的性器官寻找快乐,女人凭什么不可以啊?别把什么事都看的那么严重嘛,不就是那么回事嘛,真的没有什么的呀!我真的被小可的观点弄得无话可说了。

    晚上,我坐在客厅时看电视,小可从她的房间里走出来,我一看,哇!好惹火,小可只穿了一条白色的T型小内裤,前面只紧紧裹住了饱满的阴户,而后面就只有一条细细的带子陷进两股间,那两团丰满的屁股蛋雪白圆润,煞是诱人。上身只带了一条胸罩。小可看到我直盯着她看,就地转了个身,笑笑说:老爸,我好看吗?

    我咽了一下口水,说:我的女儿真是天生的尤物,简直太美了!说着我忽然乐了:小可,我现在知道什么叫遮羞布了!哈哈……小可的脸更红了,艳若桃花一般:哼,老爸取笑我,好,那我就不要遮羞了伸手就往下扯那小的可怜的裤衩,我一下就慌了,仅存的理智促使我一把抓住小可的手:别、别,小可……小可娇笑道:怕什么啊,小时候你又不是没见过。好了老爸,先不说这个了,我们现在开始'工作'喽!小可看着我,很暧昧地把工作两子加重了语气,说着就解开了胸罩,一1049;时,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呈现在我面前,真是美艳不可方物啊!此时的小可除了阴部有一小块遮羞布以外,已经一丝不挂了。

    小可走到我面前,大方把她的乳头放进我嘴里。在吸吮小可乳房的过程中,我的手当然不会老实,在小可的屁股乳房和小腹上不停地游走。一想到我这么诱人的女儿还被混蛋老头享用过,我就生气,手就越发用力地捏摸小可的身子,直摸得小可气喘嘘嘘,不时地发出嗯、嗯轻声呻吟。自从和女儿的关系变得亲密以来,每次吃奶的时候,我的手都不会闲着,现在除了小可的阴部没有摸过外,小可全身都被我摸遍了。几次我的手摸向小可的阴部,小可都主动把腿分开些,把她的阴部向我开放,但我还是强忍住摸小可阴部的欲望,因为我总感到,只要我没有接触到小可的阴部,或许就不算乱伦吧,毕竟我还有些理智的。

    吃过小可的奶,小可坐在我腿上,身体靠在我怀里,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又递上小嘴儿和我吻在了一起。

    看到小可被我吻得脸色绯红,呼吸也有些急促,我才放开了她。我问小可:我和宝宝吃奶时有什么不同?小可脸上带着红韵说:宝宝吃的奶时,就是吃奶,也没什么感觉,你吃时,我、我总是想到男女之间的事情。

    我问小可:你和你老公是不是很长时间没在一起做了吧?小可有些妞妮但还是回答道:自从我怀孕6个月起我们就不在一起过性生活了,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我用手指捏着小可的乳头问:想不想?小可娇羞地低下头:怎么不想啊!我在家里又见不到别的男人。

    小可又撅起了嘴我知道你宁可让别的男人得到我!我已经是气喘嘘嘘了,小可还是不依不饶:反正志强也常让我去陪别的男人,还不如给爸爸呢!在女人看来,男人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我不信爸爸不想要我!我怕自己受不了小可的蛊惑,干出让自己后悔一生的事来,赶紧强压住心底的欲望叉开话题:小可,你家里有没有三极片或者A片什么的?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一张口居然向女儿要的是这个?小可顿时眉开眼笑道:怎幺爸爸也看这个啊?其实啊,看那些还不如去挤公共汽车呢,趁乱还可以摸摸女孩子的屁股!再说了,我不比A片强啊!说着,小可的屁股就在我的手里扭动起来。我赶紧推开小可:我只是、只是想消磨一下时间。好吧小可站起身来但我得找找.说着,小可就跪趴在电视下面的柜子前找起来。小可趴到那儿,或者说是半跪在那儿,肥翘翘的屁股正好对着我,小可两腿之间的阴户就圆鼓鼓地呈现在我面前,窄窄的一小条布已经无法把她那丰满的阴户完全遮盖了,两侧露着部分长着淡淡阴毛的肉瓣儿。我可以看到那团肥肉中间的缝隙,已经有些湿渍了。我的头脑一热,血往上就涌,下面又挺起来了。

    小可可能早已料到我会看她的阴部,居然故意把雪白的屁股翘得更高,并对着我不停地慢慢扭动,还故意发出诱人的喘息声。弄得我心痒难耐,如果小可不是我的女儿,我一定会扑上去扒下她的裤衩,搂着她的大屁股干了她!

    好半天小可才慢慢地从柜子里面拿出一摞小影碟,我看着小可站起来,真的有些失望,她的那个姿势真是太诱人了!我发现小可也好象有些失望的样子,没准这小妮子刚才心里真的盼着我扑上去扒了她的裤衩呢小可主动帮我把VCD打开,然后就坐在我身边和我一起看起来,屏幕上一开始就是男女淫乱的画面,你想啊,本来我就已经欲火难耐了,现在看着这么刺激的画面不算,身边还坐着一个如此漂亮、诱人的美人,更加害人的是,她居然还是个挺着大奶子、几乎光着身子的性感美人!

    我的心简直痒的受不了了,不住地扭动身子,呼吸也急促起来。小可笑咪咪地凑过来:爸,很难受是不?干嘛这么难为自己啊?说着就把手伸到我的下身,隔着裤子抓捏我的鸡巴。我想拒绝,但却又对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感到无比的受用,反正小可刚才已经摸过它了,现在享受一下有何不可啊!于是我干脆仰靠在沙发上享受起来。渐渐地我感到只是被小可这样隔着裤子抓捏已经有些不解劲了,就伸手上去抓捏小可的奶子,小可媚笑着挺起胸任我抓捏,下面的手可没有停,解开我的前开门就伸了进去,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小可就已经把我那粗大的鸡巴掏了出来,小可欢叫一声:哇,老爸,你的鸡巴真的好大耶!鸡巴第一次被女儿抓在手里,我激动地浑身乱颤,腰一下挺了起来。

    小可的手攥住我的鸡巴撸动起来,眼睛兴奋地看着我的龟头被她弄得进进出出。我的大鸡巴硬得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小可抬起她那迷人的脸蛋:爸,你想女人了,是吗?说着就松开的我的鸡巴,双手一下就把我的睡裤连同裤衩扒了下了:爸,你想女人就操我吧!女儿会让你满意的。小可说着就搂住我的大腿,把脸贴在我的鸡巴上.不!不!我呻吟着我不能的啊……小可不说话,继续用脸蛋贴揉我的鸡巴,我的理智在欲火的焚烧下开始动摇了,我必须找到发泄心底欲望的方式,否则我就完了,我一把把小可推趴在地上,扯下她的小裤衩,然后合身压了上去,小可很顺从地任我压在她的背上,我把鸡巴顶在小可那丰满的屁股蛋间,然后就开始狠力地挺动屁股干起来,因为我知道,女人的不把屁股撅起来,而且屁眼不事先润滑好,男人的鸡巴是难以插入的,我就要在这里过过干瘾,即可以发泄欲望,又不会和小可真的发身性行为。我发力地做着操逼的动作,小可的屁股蛋狠丰满,压在上面舒服极了,大鸡巴在她的臀肉间抽插也真的象在操逼一样。我的动作越来越猛,毕竟这也是压着小可的身子在干她啊!所以我很兴奋。下面的小可刚开始还以为我要在背后干她,极顺从地叉开大腿迎合我,不一会儿就开始受不了了:爸,啊!爸,疼啊!啊疼,别、啊、别操屁眼了好嘛……啊!还是、还是操逼吧,求你了,老爸,疼啊……我不管她,继续这样用力干着她,忽然我感到龟头前面一松,扑地一下,我的龟头居然插进了小可的屁眼里,小可痛窑一挺,咬牙一声哀叫。虽然因为里面太紧进的不深,但也刺激的我一泻千里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