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我与小苗姐的同学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7:50   


    大家还记的我吗?我就是小强(宋小强),自从我和小苗姐发生了性爱后,我们发觉彼此相见恨晚,谁也离不开谁了,我们瞒着表哥又发生了几次关系,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性欲是那么的旺盛,那么的持久,每次苗姐都达到几次高潮我才射精,苗姐还教会了我给女孩口交,我的长舌头每次添的苗姐高潮迭起,狂泄不停,弄的她每次都要几乎虚脱,一次苗姐瘫软在我怀里对我说:“好弟弟,姐姐这辈子真的离不开你了,但你性欲太强了,我一人恐怕满足不了你,我又不希望你去找别的女孩,但我又看不住你,我想了个好办法,”“哦……是什么好办法?”

    “是这样的:我们班有个女孩和我一样是学钢琴的,比我小一岁,她是我的好朋友,又和我在一个宿舍,她叫孟玲玲,我已经把我们的事都告诉她了,我想把她介绍给你,我们姐妹俩儿服侍你一个人,我不介意和她共享你的爱……。”

    “不……不……好姐姐,你别试探我了,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只爱你一个人……”“好弟弟有你这话姐就心满意足了,”说着,苗姐用她那雪白丰满的肉体紧紧抱着我,她用媚媚的眼睛看着我,伸出滑嫩的香舌添着我的嘴唇,我也伸出舌头迎合着她……

    吻了一会儿,她对我说“弟弟,刚才姐姐说的是真心话。”??? “姐……你又说!”

    “不,好弟弟,相信我,”“啊,你说的是真的,”我见她很严肃的样子……

    “弟弟你要是想和姐姐长相思守,你就同意了好吗?”??? 见她有些不高兴“……好……好……姐姐,我听你的,”??? “这才是好弟弟呐………”

    “那么姐姐,那个孟玲玲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哦……她呀!长相很文静,但身材绝对一流,你见到她就知道了,她的性欲很大,但她到现在还是处女,”

    “那她怎样结决呢?”“哦……我们大都手淫,玲玲几乎每晚都自慰,而且叫的特别风骚,全不顾我们宿舍的其他女孩,弄的我们都狂燥不安,跟着她一起手淫……”

    “真的,”我张大嘴楞楞的听姐姐讲,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女孩自慰的情景,我从没见过女孩手淫,那画面一定很刺激,不知不觉我的阴茎又翘了起来,坏弟弟,“你是不是想玲玲了,”“哦……没……没……”“还骗人,你的阴茎都硬了,我……我要帮你吸出来……”

    苗姐坏坏的用她那纤细的嫩手一把攥住我的阴茎,张开性感的小嘴含着我那紫红色又粗又壮的大龟头,我的大龟头塞得她的双唇和小嘴儿里涨得满满的,不时又用她的香舌舔着我的大龟头和马眼,又不停地用樱唇吸吮和牙齿轻咬着我龟头的沟,爽得我叫道:

    “啊……姐姐……好……舒服呀……再含……深一点……把整支……大鸡巴……都……含进……你的……小嘴儿……里……快……用力……含吮……啊……喔……你的……小嘴真……真紧……又……好热……喔……喔………啊……啊……对……对……好棒……好姐姐……你含得……我……好……舒服哟……喔……”

    苗姐边帮我口交边抬起她那潮红的粉面,张大眼睛看着我满足的表情,嘴上也加快了速度吸吮着、吸着、套着,又用舌尖在龟头四周舔着,她一会儿把阴茎整个吞进嘴里,一会儿又把它吐出来,她吐出大量唾液顺着阴茎流到阴囊上,苗姐又赶快用舌头在阴囊上截住唾液,用舌尖添弄两个睾丸,轮流将两个蛋蛋含进湿热的口中,我忍住不让自己射出来,想多享受一会儿,苗姐看出我的用意,使出浑身解数,可我还是忍住不射,“好弟弟姐姐的嘴都麻了,你就射了吧啊!”

    看她可怜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我不在忍了,“好姐姐快了,你再舔舔。”

    她听话的点点头,又抓起阴茎含在自己樱桃似地小嘴之中,她看看,翻翻,添添,再看看,她看到龟头沿上涨凸凸的,像一条粗大的蚯蚓,盘卧在龟头的未端,她看到涨凸青筋,盘居在肉径上,硬邦邦的肉刺有规则地向龟头倾斜。她拼命的吸呀,吮呀,“哦……哦……啊……啊……啊………”

    “我射了,”苗姐这次没有吐出我的阴茎,还拼命的吞吐着,“啊……”我一声长叫脊柱一麻,浓稠的精液有力的喷射到姐姐的嘴里,呛的她直咳涩,还有一些从嘴角溢出来,苗姐用舌头把嘴角的精液添进嘴里,连同口中的全部咽了下去,好像还很香似的………

    一个周末的晚上,我在房间温习功课,“小强,”妈妈推门走了进来,“您有事?”“哦……明天我要去外地采访,周一才能回来,要你表哥来陪你两天?”

    “妈……不用,我自己能行,在说不就两天吗!”??? “那就你自己照顾自己吧!”

    妈妈说着向客厅走去………

    我心想:可不能叫我表哥来,我又有机会和小苗姐做爱了,太好了,心想着她白皙娇嫩的身体,想着她妩媚,淫荡的表情和令人心馁的呻吟… …

    我的阴茎不觉硬了起来,我轻轻地拍拍它,小宝贝别着急,明天你就可以大展神威了…………

    我看了看表快十点了,苗姐应该回宿舍了,先给她打个电话,“喂……你好!苗姐在吗?”“哦……在,你等等?”

    “喂……”话筒里传出熟悉的声音,“姐我是小强,哦……明天我家没人,你过来,姐我想你了,”“哦……你想我哪了?”“我想操你,我的鸡巴都硬了,”

    “你真讨厌,”苗姐的声音有些颤抖,“你别说了,好弟弟姐姐受不了啦,你早点睡。养好精神,明天我一早就过去,”“好……我等你,再见……再见……”

    美美的一觉直到天亮,我起床一看7 :30分了,我来到客厅,“妈……妈……”没人回答,妈已经走了,我脱下内裤先洗个澡,姐姐喜欢我干干净净的,我边刷牙边洗澡,刚洗完身体还没擦干,我听到了门铃声,我知道是苗姐来了,所以没穿衣服就去开门,门开后吓了我一跳,原来门外站着是两个人,苗姐一看我没穿衣服也吓了一跳,“小强你快回去把衣服穿上,”我赶快跑回屋里………

    等我穿上衣服出来后,苗姐和另一个女孩都坐在了沙发上,“来……小强,我给你介绍一下,她就是玲玲,我和你提过的,”“哦……”我仔细打量着对面的女孩,比苗姐高一点,还真是一位漂亮的姑娘,大眼睛,瓜子儿脸,弯弯的细眉,性感的小嘴,披肩的长发像锦缎一样又黑又亮,雪白的脖颈戴一条铂金项链,身穿一条白底小花儿的连衣裙,显得苗条大方,她有一双白嫩修长的美腿,脚穿一双白色皮凉鞋,没穿袜子,露出一对小巧玲珑,洁白细嫩的小脚丫儿。

    “喂……喂……小强别看了,”“哦……”我从玲玲的身上收回了视线,见苗姐有些吃醋的表情,“小强……呆会儿有的是时间看,我把她带来就是和你……你们聊聊我先出去买菜,”边说边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明白的跟了出去,“小强,你对玲玲好点,这次一定要把她搞舒服了,她的性欲很大,记住了吗?”“哦……姐……我……行了别装的不好意思了,我11点回来……”

    苗姐走了,我回到了屋里,见玲玲还羞答答的坐在那里,“玲姐你喜欢玩电脑吗?”“啊……哦……我喜欢,”“到我房间来,”我拉着她柔软的玉手,来到我的卧室,她坐在电脑前熟练的打开它,“哦……你真在行呀!”“那当然!”

    她调皮的看了我一眼,屋内的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我们一边上网一边聊天,很快就熟了起来,好像是老朋友一样,“哎……你进过色情网站吗?”

    我对玲玲说“哦……进过你呢?”“我也进过,咱们看看好吗?”??? “好吧……”

    见她用纤细的手指快速的敲着键盘,很快进入一个叫亚情的网站,那一篇篇好看的文章,一张张美色的图片,看的我们呼吸急促,欲火渐渐升高,我的脸贴上玲玲发烫的粉面,轻添着她的耳垂,“啊……啊……哦……”

    玲姐轻声叫着,双臂也搂住我的脖子,我闻到她身上的清香和头发的香味儿,我馁了……不……我要好好的服侍她……

    我抱起她轻轻的放到了床上,玲玲娇羞地微闭双眼,轻启樱唇面对我,她的红唇晶莹透亮,吐气如兰。等待着我的下一步,我伸嘴轻轻地吻向她的小嘴,玲姐嘤的一声,她也伸出滑嫩的香舌迎合着我,并用双手捧着我的脸,我感到她的嘴温温湿湿的有一种很香的味道,过一会儿她双手环住我的头颈紧紧抱住我,我们的唇热烈的接吻,互相吸吮着对方的舌头,互相吸嗜着对方的唾液,我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从玲姐口中传过来,她也开始伸出香舌舔我的嘴唇,并且深深的吸住我的嘴,发出啧啧的声音。

    我陶馁着,紧紧搂着玲姐的脖子,这时她睁开美丽的媚眼凝视着我,我的身子压在了玲姐的身上,她的双峰顶着我的胸部,感觉真是好。我双臂紧紧抱着她。

    我们继续接着吻,两人舌头搅在一起互相舔着,弄的嘴角都是口水,玲姐不断哼哼着娇柔无力的身子扭动着,双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而我的双手也禁不住去抚摸她丰满的乳房,在我的抚弄下身下的玲姐扭动的更厉害了。

    我撩起她的裙子,她则顺从的配合着我脱下它,玲姐内穿白色的乳罩和内裤,小小的乳罩包不住遥遥愈坠的乳房,那深深的乳沟看的我直咽口水,内裤紧紧贴在平坦腹部和隆起的阴部,那凹凸的轮廓是曲线玲珑,好性感哦!我不由得又吞了一下口水,同时也产生了强烈的欲望,别光看呀!小傻瓜,我急忙解下乳罩,让那对儿坚挺白嫩的乳峰弹跳出来,然后拉起自己的T恤衫,将热气腾腾的胸膛贴了上去。

    “啊……”玲姐拉长了声音,身子紧紧缠在了我身上,牙咬在我的肩膀上不松口。“嗯……”我边叫边将双手往下移,抚住玲姐高高翘起的屁股,向我身上拉。裤子里勃起的阴茎顶在她柔软的腹部,“……啊……啊……”玲姐喷着热气在我耳边呻吟着,全身颤抖着紧紧贴在我身上,下意识地前后左右晃动着双乳,在我胸脯上摩擦不止。我的阴茎胀得越来越难过,我把目光移到玲姐的下身。

    我伸嘴亲了亲玲姐的大腿根,她的大腿光洁如滑,还有一股迷人的香气,我又舔了舔她的膝盖,她的膝盖很骨感,我感觉很好,用舌头添到她的脚裸处,我这样一路亲吻着她的美腿,我阴茎兴奋得颤动着。她那玉足很白很干净脚趾很长但大小看上去刚好,中趾比其他脚趾长些,我忍不住将她美丽的小脚丫儿捧到嘴边,将她的大拇趾含进嘴里舔着,玲姐啊……的高声叫着似乎很喜欢我亲她的脚,脚趾在我口中转动着,她张开两条白得耀眼的大腿,双手用力地摸着她自己的双乳。

    我突然想起玲姐喜欢手淫,我忙抬起头恳求的对她说:“姐--你手淫给我看好吗?”“你真的想看,”“是啊!”“那好吧!”她脱下小内裤,羞答答的靠在床头,半躺在床上。我趴在她两腿中间,看着她纤细白嫩的小手伸进黑黑的草丛里,先是上下抚弄粉红的肉缝,然后按住早已挺突出来了阴蒂,轻轻揉磨,很快就全身扭动兴奋起来,不停地“嗯……嗯……”地呻吟着。

    我看着激动,边看边脱衣服,玲姐馁眼如丝地看着我脱光了衣服,当她看到我粗大的阴茎是惊呆了,“啊……你的这么大,我从没看过男人的。”

    “好弟弟让姐看看,”她用手纂住阴茎,这时它已经比刚才更红更大了,龟头部分有粘水流出,我翻身仰在床上,她却倒骑马般地骑在我的小腹部,伸手握住我的阴茎。双手不停揉着,她将鼻子凑近我龟头,用鼻头磨擦龟头,伸手一握,然后顺势把包皮往下拉,此时龟头完全暴露在她面前。

    她仔细的观察我的龟头,我龟头上小小的尿道口就像金鱼的嘴,一开一合,她忍不住将舌头往尿道口舔了舔,我顿时一阵酸麻,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双乳。我双手继续扶着她那肥臀,她伏下上身看着我的阴茎,双手摸了摸我的龟头。我说:“姐……你躺下让我来,”玲姐四脚朝天躺在床上,满头长发铺在我洁白的床单儿上,眼睛色迷迷的盯着我挺起的鸡巴,鼓涨的两个乳峰上两颗红嫩的乳头早已挺起,像两个大葡萄粒儿,正随着急促的喘息而上下起伏。

    她的小腹光滑平坦,小腰纤细,莹莹可握,再往下,一片浓黑的阴毛向两腿间的三角地带延伸,暗红色的两片大阴唇一开一合,小肉缝上挂着点点淫液。

    我低下头把脸凑向玲姐的阴部,她则分开雪白的大腿,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一颗鲜红的水蜜桃站立着,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在张合,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闪闪发光,排放出的淫水已经充满了屁股沟,连肛门也浸湿了。

    我用双手的食指拉开两片粉色的阴唇,看到了肉缝里面,肉缝里面早已湿透,肉洞口周边粘着许多发白的粘液,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红色小小的尿道口,往上是一粒已经肿大的阴蒂。

    玲姐在我目光的注视下更加兴奋了,脸颊绯红,嘴里轻声淫叫道∶“好弟弟……别……别看了,那……那里还……还没让……别人看过呢!”

    我先用嘴含住她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阴蒂,每舔一下,玲姐的全身就颤抖一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啊……啊……啊……”的呻吟我的舌头继续向下,当轻轻滑过小小的尿道口时,感觉到玲姐的小肉洞里涌出了一股粘液。我又把舌头按在了玲姐的小肉洞上,细细的品尝着肉洞中粘液的味道,舌头也在肉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肉洞中的粘膜,并在里面翻来搅去。

    玲姐只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头昏昏的,拼命挺起肥臀,把小浪穴凑近我的嘴,好让我的舌头更深入穴内。来享受这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弟弟……比我自己用手舒服太多了,”她不住娇喘和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好弟弟……啊……你……你把姐姐的小穴……舔得……美极了……嗯……啊……啊……”

    玲姐拼命地挺起白嫩的圆臀,用两片阴唇和小肉洞上上下下地在我的嘴上磨蹭着,不断地溢出的淫液很快使我的嘴巴和鼻尖变湿淋淋了。“好弟弟姐姐不行了,你太会舔了,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

    一定是小苗那死丫头教你的啊啊……啊……啊……”一股股湿热的粘液涌了出来,我知道玲姐已到高潮………

    没等她休息,我扶着那硕大的阴茎,扒开湿淋淋的小穴一点点吞进去,当完全吞到底时,玲姐不由满足的娇吟一声,抬头看着我们的脚接处,脸儿不觉绯红起来。我抱着她的大屁股,腰部向上一挺一挺的开始干了起来。她看到我的阴茎在自己的小穴中一进一出,插得她的阴唇来回地翻动,阴茎上全是亮晶晶的淫液。

    “啊……啊……啊……我麻……痒……哦……哦……啊啊……恩……恩……恩……啊……啊……啊……啊……啊… …”

    玲姐也不顾那么多了,开始放浪地叫起来:“哦……要死了……好舒服……啊啊……你的东西好大……干得人家好舒服……嗯……要早知道大鸡巴操这么舒服,我才不手淫呢!”

    干了二十几分钟,我有点累,渐渐的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其实不一定非要快速的抽插,才有快感,慢慢的也不错的。我一下一下的慢慢抽插,每一次都是尽根没入,拔出来的时候露出龟头,我每一下都撞击到她的阴蒂。

    仅仅三、四十下之后,她忽然发出愉悦的呻吟,身体随之僵硬,两腿僵直,紧紧的夹住我的身体,臀部不自主向上顶,十指用力的抓住我的背,将我的身体紧紧的压在她的乳房上。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在收缩,一下一下的,紧紧的吸住我的阴茎,伴随而来的有一股股的阴精,从阴道的内部喷涌出来。她又一次高潮了。

    可我还是硬硬的,躺在那里,“好弟弟,太棒了。”玲姐抱住我的头,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让我来伺候你吧。”玲姐翻身将我骑在身下,用手扶正我的阴茎,一屁股坐了下来,温热、湿滑的阴道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比刚才我主动的时候还要舒服。她的双手撑在我的耳边,一对丰乳就在我脸的上方,在我的眼前摇来摇去,我可以随意的抚摸她的乳房,或者稍稍抬起头部,让她的乳房打在我的脸上。

    “啊……好……啊……舒服啊……”玲姐不停的扭动屁股“啊……好大啊……啊……啊……啊……舒服……啊……大鸡巴… …啊……啊……啊……啊……啊……弟弟啊……不要……不要停……啊……好爽…………啊…………好……好会……干… …啊……太……太爽……啊……啊………”

    玲姐淫水横流,满口淫声秽语,根本忘记了我们才刚刚认识,她满脸通红长发向两边甩动着,“好弟弟我又来了,”“我来了姐姐好美……”

    我的动作更激烈了!玲姐看到我的阴茎因为沾上她的淫水在闪闪发光,粗硬的大阴茎在自己肉洞里进出的景像清楚可见,她阴道淫液浪汁横溢,还流过肛门,滴到我的肚子上,“要射了!”我也大吼一声,下半身拼命向身上上的女孩顶过去,“啊……”我终于喷射出来……她不禁低头望向自己的下体,高潮后的阴部已经有点儿红肿,粉红色的肉缝正溢出我的精液!

    我们二个人的身体重叠在一起,彼此都汗水淋漓的急促的呼吸,好累。

    我们这场大战结束了。
     我与女兵

    朋友们,我是北京师大附中高二的宋小强,看过我与表哥女友一二集的读者都知道,我与表哥漂亮的女友小苗姐一见钟情,我们陷入疯狂的性欲中,和一次次的肉欲横流的做爱中,由于我的性欲太旺盛苗姐一人满足不了,她把她的同学加好友玲姐也介绍给我,有时她们两人一起和我做爱,把我服侍的舒舒服服的,我深深的爱上了这两个性感,丰骚的女孩儿。

    爸爸是外交官,常年住国外,妈妈是军报的记者,常常出差,当我一人在家的时候,她们两个就住在我家,我们已经不满足单纯在卧室中,家中的客厅,厨房,卫生间,天台都成为我们欢乐的场所,到处都有我们的身影和此起彼浮的呻吟声,当我们三人达到高潮的时候,连屋里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体香,女孩儿的淫液,和我精液的气味。

    我每天给妈妈的手机打个电话,不是因为我孝顺,我是怕她突然回来,所以每次我都能准确知道妈妈回来的时间,时贰的真快,转眼我和两个女孩儿相好一年了,妈妈一点都不知道,表哥自然也蒙在鼓里……

    又到了第二年的暑假,我已是高三的学生了,个子还是1.80米但我削瘦的身材显的壮实了很多,经过我一年的爱抚,苗姐和玲姐的身材越发的丰韵,而我们做爱的姿势,花样,持续的时间都得到了进步和发展……

    我们三人还根据自己的身高,体态创新了很多别出新才的方式,我们还用家中的摄像机拍了很多做爱的录像,用数码相机拍了很多照片……

    经常和她们在一起,有时我也觉的枯燥,想换换口味,这只是我心里想的,并没有和她们说,我怕她们不高兴。

    没想到我的梦想变成了事实,那天我正要去训练电话响了,我一接是妈妈喂--小强,哦--妈妈,您什么时间回来,我下星期才能回去,我和你说点儿事,哎--您说:我在海南第七号小岛上采访,那里有一个女战士要到北京参加军模演讲,她今天晚上就到北京,我让她先到咱家住几天,你好好接待一下啊?哦--您放心吧!我很不情愿的回答,心想她来了,我没法和苗姐她们在一起了,哎--真倒霉。

    我给苗姐打了个电话,她知道后也很不高兴,我安慰了她几句就去练球了,晚上我回来后洗了个澡,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回屋看书,都快十一点了,那女军人还没来,难到她不来了,我想打电话给苗姐叫她过来,刚拿起电话,门铃响了,我开门一看:一个穿军装,配士官军衔的女孩站在门外,哦--你是姜小延,我妈妈来过电话了,我叫小强,快请进……

    “你怎么才到啊?哦--火车晚点了,哦--我说的呢?你还没吃饭那吧!”

    “是- 你先去洗个澡,我给你煮点儿速冻饺子。”“那……麻烦你了,没事儿。”我煮完饺子她已坐在那等了,刚刚沐浴完的小延像一支出水芙蓉,长长的秀发湿露露的,她有南方姑娘特有的雪白的肌肤,水灵灵的,个头不高身材却很性感,她上身穿米彩背心,宽松但依然能看到她隆起的娇乳,下身穿一条同样肥大的军裤,却挡不住她圆圆的翘臀,穿着我妈妈的白色透明拖鞋,裸露出她白嫩嫩的小脚丫儿。

    看着她吃饺子的时候,额头渗出晶莹的汗珠儿,大大的眼睛,微厚的嘴唇,凭我现在的经验判断,小延是一个性欲很强的女孩儿,而且她的阴部一定很肥厚,阴唇一定很大……

    我去刷碗,不……我去……我愿为漂亮的女孩效劳,她听后脸一红,你去客厅看电视,我刷完碗回到客厅,见她在沙发上睡着了,小延……

    去客房睡,我叫起她把她领到客房,打开了空调,我回到了我的房间,想着如果能和她做爱太好了,可是怎么办呢?……

    到了第二天,我起床后见她把早餐都做好了,“你起这么早?”“哦……在部队养成的习惯,小强你多大?”“我--18岁,”“那你比我小三岁,我17岁当兵,”“你为什么留长发,部队不允许的,”“哦……我们驻守在海南的小岛,一个排的女兵,那很少有首长去,我任一班长,来北京受奖,我想今天就要把头发剪掉,”不要……我心想--我喜欢长发姑娘,做爱很飘逸。“你什么时候去报道?”“哦……后天,”“那明天在剪,你是第一次来北京吗?”

    “是的,我今天带你去转转,”“真的,太好了。”

    我们吃完饭,我带上SONY掌中宝摄像机,数码相机,她也换了便装,我带她去了动物园,海底世界,故宫,北海,王府井,天安门,带她坐了地铁,首都的繁华让她着迷,中午我请她去吃麦当劳,我们整整玩儿到下午四点,“小延姐……我要去练球了,”??? “我也要去,好吧!”

    在体育场排球馆,她被我大力的扣杀,潇洒的传球所倾倒,队友们都说我今天格外刻苦,原因只有我自己知道。

    在回家的路上小延姐一直在夸我球打的好,听后我心里美滋滋的……

    饭后,她闹着要看我给她拍的录像,你先去洗澡洗完看,她听话的去浴室了,我拿出我和苗姐的录像放到旁边,接好机子等她出来,你不要自己先看,她已站到我背后,身上飘着姑娘的体香,哦……你看,我去洗澡……

    我故意洗的很慢,果然她看完我给她拍的,换了我放在旁边的那盘儿,一声声的呻吟传进我的耳朵,我走出来,她马上关了电视,脸红红的,我去洗手间,我轻轻的来到浴室门口从排气缝向里看:她用最快的速度脱下了外衣,露出了白色的乳罩和那只能够罩住阴缝的小内裤。

    站到卫生间的大镜子前面,小延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感叹道:21岁的自己长的真的很漂亮,能够拥有这么迷人,有诱惑性的体形真是幸运。可惜自己一直在小岛上,没有机会接触男孩,其实,自己的心里是多么希望被别人爱抚,被别人亲吻啊!

    她的乳罩是纯棉的质地,乳房被胸罩完美的依托着,那挺挺的乳头骄傲的立着。小延的乳房很饱满,她用手轻轻的在自己的乳房上慢慢的揉捏,一会儿就有了感觉,小延赶快脱掉乳罩和湿了一大片的内裤,躺在了白色的浴缸里,打开水龙头,小延尽情陶馁在水漫漫侵蚀、吞没她美丽性感身体的幸福中。一只手拨弄着自己的乳头,另外一只手迫不及待的伸到自己的跨下,她把自己的一条腿大字形的伸到浴缸的外面,以助于自己更好的手淫,她开始重复做着在小岛上几乎每晚都要做的动作……

    她把手慢慢的伸向神秘之地,挑逗性的揉捏自己的阴蒂,随着她的挑弄,很快的就兴奋起来,乳头已经非常的挺立,小延所性把刚才揉捏乳房的手也一起用来挑逗自己的阴部。她把中指伸进自己的阴道里面,使劲里里外外的摩擦,当阴道内的淫水越来越多,把食指也一起放了进去。随着阴道内的膨胀摩擦,阴蒂和尿道的地方也被她狠狠的上下摩擦着。

    小延的呼吸明显加深,娇声的叫道:“快啊……啊……快来了……好舒服……好……啊……啊……我要……啊……要来了… …”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的阴茎也涨大了起来。

    我实在忍不住了,推门冲了进去……

    一入浴室,她似乎知道我要进来,一手已向我裤内摸去,五支白嫩的纤纤玉指,轻轻的朝我的小弟弟处又抚又捏。

    我则伸手往她的阴部里摸,己是春潮泛滥,还有黏黏的潮水沿着光滑的大腿内侧潺潺往下流,我在她肉穴外轻力按压,肆意挑逗。

    她可谓一触即发,不到三分钟,她已是一阵抽搐,竟然有了高潮。我猜可能是我摸和她自己摸感觉不同的原因,我摸她时,她感觉很刺激……

    我把她两个挺拔的乳房捧在手上,送往嘴边,一阵狂吻。

    赤裸的她把我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了个干净,然后拉着我走进浴缸,打开莲蓬头,水珠洒在我们身上,但却一点儿也浇灭不了她的欲火,她慢慢的跪了下去,轻轻的捧起了我的大阴茎,用手套弄了一两下,就伸出她滑腻的舌头,开始舔着紫红的尖端。

    灵活的舌头在龟头上飞快的转动着,接着,她开始把整个阴茎往嘴里送,她的头一前一后的来回套弄着,潮红的双颊里发出阵阵吸吮的滋滋声。

    她一支手抓着阴茎,另一支手轻轻的搓揉着我的睾丸。阵阵的快感从我小腹不断涌起,渐渐冲向向不断撞击着她喉咙的龟头……

    就在我快忍不住的时候,她忽然停了下来,伸出大姆指和食指在阴茎上端使劲一捏,控制住了我要射精的冲动……

    你从哪学的?我问她:书上,但人家还没实践过,你是第一个。原来还是处女,我一阵欣喜……

    她站了起来,背靠着墙,双腿分了开来,大眼睛娇媚的看着我,用两手抱着我的头,慢慢的往自己的小穴靠去。我要你亲我下边,我蹲了下来,拨开了她茂密的阴毛,晶莹的水珠夹着她的淫液在粉红色的穴口闪闪发着亮光……

    我伸出舌头,开始轻轻的往穴口上方的阴蒂舔去。

    每一次进攻,她就会轻轻的颤抖一下,嘴里还发出粗重的喘息声,惭惭的,我越来越快,她雪白的圆臀也随着摆动起来,我用嘴唇吸着她的凸起的小豆豆,手指也不停的往淫穴来回出入,她的叫声开始变大,微闭着眼睛,臀部的摆动也越来越剧烈。

    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向我的嘴唇磨蹭……??? 随着小延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好弟弟,坏弟弟,我的小冤家,你添的姐姐……哦……哦……啊啊啊啊啊--”

    我出来了--啊……她的手紧紧的抓住我的头发,我觉的一股股湿热的粘液涌了出来,我看见那阴精顺着小延丰润雪白的的大腿流了下来,姐,你流的真多,啊……我每次自慰都流这么多,俗话说:女孩眼大淫水多嘛!经过了这一阵高潮的冲击,她的双颊也变得更加红润了,我们躺在浴缸里休息。

    小延娇滴滴的躺在我怀里,长长的秀发蹭的我脖子痒痒的,她用纤纤的嫩指轻揉着我的乳头,然后顺着我的腹部轻轻的调逗着我又黑又浓的阴毛,她滚烫的面颊贴在我宽厚的胸膛上,她又用手指肚摩擦着我的龟头,并沾着马眼儿里流出的黏液不停的骚弄,好弟弟你的鸡巴真大,你喜欢吗?我问:当然,她抬头看着我,我见她眉眼中又有一丝春意,你又发浪了,你讨厌,我还要你操我那,我真想尝尝大鸡巴的滋味,说着她嘴角流下些口水,这次我要你好好操我,等我回小岛后恐怕没有机会了……看她可怜的样子,我说:好姐姐我待会儿一定好好操你……真的,是的,你真好,她又羞答答的搂住我的脖子把自己的小嘴按在我的嘴上……

    我抱起小延向卧室走去,在床上我们对视着,只见她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弯下腰去,两手扶在床上,回头用淫荡的眼神看着我。

    她的肥臀高翘,双腿分开,丰厚的阴唇在阴毛里若隐若现的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看着她修长白晰的双腿和美丽的臀部曲线,我的阴茎又涨了起来……

    “……快来嘛!好弟第……哦!我来了……”

    我闭上了张大的嘴巴,把我的下部往她的阴部靠去。我弯下身,一只手爱抚着她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扶着大鸡巴,从背后靠着她穴口的阴唇,轻轻的磨擦了起来……湿答答的黏液流了出来,别这样逗人家嘛!我的好人儿……阴唇翻开流出的淫液,浸润着紫红色的大龟头,我把阴茎轻轻的送入像小孩嘴似的穴中,让龟头的顶端没入穴内,立即又抽出,享受着龟头在阴唇口磨擦的快感……

    虽然她已经有了两次高潮,但欲念似乎并没降低。频频挺动着她的雪臀向后迎合着我,想要让我更深的插入。我还是不紧不慢的的逗着她。

    冷不防她伸出一支手,向后抱着我的臀部,然后将自己的屁股往后一顶。卜滋一声,大阴茎已经整根没入在她湿淋淋的肉穴中了。

    她闷哼一声,好过瘾,略抬着头,臀部顶得更高了,穴内的肉壁紧夹着我的鸡巴,一前一后的动了起来……

    我拼命的抽插着,她的大阴唇随着阴茎的进出一张一合,淫液也随着阴茎的出入,顺着她的大腿两侧慢慢的流了下来,好弟弟咱们换个姿势,好的,小延转过身来,让我平躺在床上,然后一只手扶着我的阴茎,顶着她的阴唇,然后坐了下来。

    我平躺在床上任她摆布。

    她那双丰乳在我的眼前晃动不停,细腰左摇右摆,媚眼如丝,嘴角含春。

    渐渐的,我觉得阴茎被她的阴唇和肉壁越夹越紧,我的阴茎像被一个小嘴儿用力吸允着,这是我在苗姐和玲姐那从未体验到的快感,我正在纳闷儿,小延姐柔声的对我说:“傻弟弟姐姐的逼是活的,哦……”我说呢!从前只听过,今天见到,果真是不同凡想啊,好棒呀!

    她的叫声也越来越大,“……哼……好……弟……弟……不……要……折……磨……哼……哎……唷……我……了……里……面……好……痒……好……哼……酸……嗯……喔……哼……赶……快……对……你……的……鸡巴真大……用力……哦……快……哼……哎……唷……我……整……个……人……是……你……的……你…………哼……爱……操……哪……里……就……喔……操……哪里……哎……唷……爱怎么操就怎么操……”

    她迷人的浪叫越发刺激着我,我疯狂的挺动着下身,把身上的小延颠了起来,阴茎也脱离了小穴滑了出来,她赶快用手的夹住我的龟头,带到她的阴道口,往肉穴里塞;我又感觉到从龟头一直到睾丸的下部慢慢的被她湿热的阴壁紧紧含住。

    她满足的叹了一声,哦……好大鸡巴你想跑哪去。

    给我回来,我决定速战速决,一次喂饱她,要在短时间内把她彻底征服,我把阴茎抽出到只剩龟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猛冲锋,我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落满脸,两手把床单抓的皱的乱七八糟,我每插入一次,她就大叫一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淫荡的呻吟声让我忍不住要射精了,我连忙用我的嘴塞住她的嘴,不让她发出声音,她还是忍不住发出浑厚的声音:唔……唔……唔… …

    她不住像蛇般的扭动她纤细的腰,配合着我的动作,满屋只听见,她的呻吟声和操逼的滋……滋……声。

    随着小延的一声长叫:“啊……啊……啊--我完了,”我觉的这次她泄的更多,她还坏坏的把她穴中流出的黏液控到我的胸上……

    见我还没射,她转过身去,握着我的阴茎,用她艳红的樱桃小口把它含了进去。

    她的头一上一下快速的动着,本来快要射精的我,在她小嘴儿不停的吸吮下,我无法在控制自己,忽然下体一阵颤抖,她似乎觉出了什么,一歪头我的大量精液喷射到她绯红的脸上,她笑着用手擦着……

    我们两人在床上,光着身子搂在一块,由于太疲倦了,不久我们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我陪她去剪了头发,也去军区报了到,小延没住部队给安排的宿舍,留下我家的电话号码,回来等通知,自从我们好了之后,接连几天,我们都分不开,每天都在我的房间里不停的做爱,她性欲很强,一人可比苗姐,玲姐二人,每天都要弄她两三次,但我是有精力的,又加上我那巨大的阴茎,弄得她如痴如馁。

    但好景不长,我妈妈回来了,同时小延姐也接到了部队的通知,送她时我见她哭了,我也很难受,在以后的很长时间里我拒绝了苗姐和玲姐,我感觉到我是爱上了她,下来,我没有报考北京的大学,我出乎父母的意料考上了洛阳军事外国语学院……至于原因我不说大家也会明白……我把这个消息写信告诉了小延,她很高兴,我们期待着重逢的那一天。


    大家还记的我吗?我就是小强(宋小强),自从我和小苗姐发生了性爱后,我们发觉彼此相见恨晚,谁也离不开谁了,我们瞒着表哥又发生了几次关系,直到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性欲是那么的旺盛,那么的持久,每次苗姐都达到几次高潮我才射精,苗姐还教会了我给女孩口交,我的长舌头每次添的苗姐高潮迭起,狂泄不停,弄的她每次都要几乎虚脱,一次苗姐瘫软在我怀里对我说:“好弟弟,姐姐这辈子真的离不开你了,但你性欲太强了,我一人恐怕满足不了你,我又不希望你去找别的女孩,但我又看不住你,我想了个好办法,”“哦……是什么好办法?”

    “是这样的:我们班有个女孩和我一样是学钢琴的,比我小一岁,她是我的好朋友,又和我在一个宿舍,她叫孟玲玲,我已经把我们的事都告诉她了,我想把她介绍给你,我们姐妹俩儿服侍你一个人,我不介意和她共享你的爱……。”

    “不……不……好姐姐,你别试探我了,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只爱你一个人……”“好弟弟有你这话姐就心满意足了,”说着,苗姐用她那雪白丰满的肉体紧紧抱着我,她用媚媚的眼睛看着我,伸出滑嫩的香舌添着我的嘴唇,我也伸出舌头迎合着她……

    吻了一会儿,她对我说“弟弟,刚才姐姐说的是真心话。”??? “姐……你又说!”

    “不,好弟弟,相信我,”“啊,你说的是真的,”我见她很严肃的样子……

    “弟弟你要是想和姐姐长相思守,你就同意了好吗?”??? 见她有些不高兴“……好……好……姐姐,我听你的,”??? “这才是好弟弟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